忙得飞起的大白飞机

"银河之心,无惧无畏"

神祇(6)

  死一样的寂静。
  
  现任爱尔兰高王德高望重,事事为领土的臣民们考虑,竟然被谋杀了。难怪Horus会听到加冕仪式的钟声。如果真的是命运之石承认的新任高王——不管它是否是被迫的——都会引起混乱。
  问题是,他们是怎么做到谋杀高王的?王宫守卫应该不会出差错吧?除非……
“王宫守卫有伤亡么?”Fenrisulfr最先反应过来。
  Horus摇摇头。他明白Fenrisulfr的意思。不是暗杀者真的有本事,就是守卫被收买了。
  “Gevjon,Hermes,你们去查查吧,小心些。”Apollo沉思了会儿作出安排,“Tyr和Baldur务必让审讯室里的人开口,不管用什么方法。”
  Poseidon给Anubis比了个手势,示意他带着Ares到处查访一下,Fenrisulfr根据仅有的线索不停进行推演、追踪和分析工作。于是Horus又一次进入了放空的发呆状态。
“你再睡会儿吧,”Poseidon侧头低声跟Horus咬耳朵,“晚上要辛苦你走一趟了。”
  Horus听话地起身上楼,Poseidon揉揉眉心继续研究古卷轴里记载的法阵。他在等,等审讯传回来的内容。他怀疑他们的人也有牵扯其中,不然就是对方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没道理总领先他们一步。
  
  约莫三个多小时后,Tyr和Baldur回到了休息室。
“他们招了,”Baldur翻着笔记,“他们说他们只是被雇来的,他们也不知道幕后指使者是谁,只知道最近换了个女的跟他们打交道。”
“你确定他们说了实话?”Apollo确认道。
  Baldur点点头:“确定。Tyr亲自动的手。”
  线索又断了。Poseidon有点烦躁,他放下卷轴,道一声“失陪”便转身上了楼。他轻轻推开Horus的房门,看到蜷成一团的Horus和掉在地上的一大半被子无声笑笑,认命地帮他捡起来掖好被角,却不料Horus突然睁开眼攥住他手腕。
  Poseidon突然失笑。大概是鹰的警觉性吧。他带着笑意看着Horus收拾好自己跟着他一起下楼,转过厨房那笑意僵在了脸上。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不速之客。是Athena。
  他看着她回头看着他,那笑意又接着死在了眼底:“你来做什么?”
“没有恶意,只是想去审讯室看看那几个被你们带回来的人。”Athena盯着Horus看了一会儿。
“Tyr能带她过么?”Poseidon转头问瘫在沙发上的人,看着他点头答应下来补了一句“谢谢”。
  
  午夜时分。
  Horus在建筑物间快速穿梭,他依旧将自己笼罩在灰黑色的长袍中,只是抱着的刀变成了葵文越前康继,他惯用的备前长船兼光则沿着腰线固定在身侧。这个时候的Horus真的像狩猎的鹰一样危险了。
  他很快就站在了瞭望塔顶端,整个爱尔兰王国最高的地方,俯视入夜后的领土。他能感觉到它的平静中带着的悲伤和隐藏着的危险。
  好像有什么不对劲。他听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声音。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拔出备前长船兼光划过一个漂亮的半圆形刀弧直指身后。
“反应不错。”来者亦将全身笼罩在长袍下,“不过你们有麻烦了。”
“Achilles。”Horus点点头收回刀。
“我是从北方赶过来的,而北方有怪物大军的集结和邪教的掌权。”Achilles在Horus身边坐下,“看起来很好玩。所以这次我决定留下来看看能不能做什么。”
  Horus沉默地看着老友,终究还是说了声“好”。
  一夜无事。平静背后必有阴谋。

不平教练再不放开屿秋
寒夜就在提刀赶来的路上了哦233

耶!!!
Giroro的MVP!!!
突然兴奋
一把抱起凉晨就跑qwq

渝霸霸还是帅啊
"队伍需要我玩什么我就玩什么"
"很久不玩射手有点生了"
"我就偶尔客串下"
给小渝打call!!!太帅了好嘛!!!!
超级期待明晚的AG对eStar
银河战舰对阵不灭星辰
加油啊各位!!

明天kpl秋季赛正式开赛啦
我相信渝霸霸是准备起飞了233
给RXY打call!!!!

真的超级想写凉晨和虔诚的文
他俩真的好搭好可爱啊233
你们要看肉文还是一般的小甜饼呀AwA

AG超玩会正式选手名单公布啦
看到屿秋贼开心233

皮皮秋
真的跟着寒夜跑了hhh
突然兴奋
是时候写文吃糖了233

神祇(5)

  苏格兰分部。审讯室。

  "问出什么来了么?"Poseidon走到隔着玻璃窗观察的Ares身边问道。
  "没,"Ares耸耸肩,"他呢?"
  Poseidon知道他问的是谁,递给他一杯加了双份糖浆的香草拿铁:”还在睡。"
  Ares满足地喝了一口,低头注意到他拎着的纸袋子里还有一杯热可可,于是了然地点点头,示意Poseidon可以先离开,接着重新把注意力放在审讯室内的情形。
  又过了大概二十多分钟,Tyr从审讯室内出来,带着满脸通宵审讯的倦意。Ares走上前拍拍他的肩:“有问答案了?”
“从头到尾他们只说了一句话,”Tyr叹了口气,抬手捏了捏眉心,“Prekasno je. Ne znam.(来不及了。你们阻止不了的。)”
“先歇歇吧,一时半会儿他们是不会开口了。”Ares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垂着头坐在审讯室里的人,“派人看紧些就是了。”
 到底是要阻止什么呢?难道真的像Horus说的那样那些人要自立爱尔兰高王吗?Ares走回休息室,放松靠在沙发上。香草拿铁还冒着热气,Ares将意识同热气一起徘徊在空气中,飘飘荡荡。
 “醒了?”Ares听到有人说话,是Poseidon的声音。他刚想回答Poseidon自己只是在冥想,结果睁眼看到那人在揉Horus的头。
  真是够了。我还以为在问我。是我想多了。Ares暗暗腹诽。就很烦。
  突然响起了敲门声。Ares认命地去开门,看到Anubis和Fenrisulfr带着Apollo那组人时小小开心了一把,侧身让他们进来。
  
  于是现在气氛有点尴尬。Tyr, Baldur和Hermes沉默地看着Horus,而后者正在慢慢地喝Poseidon给他带回来的热可可,丝毫不关心昨天就是他差点杀了他们三个——褪去一身锐气的Horus其实很乖,虽然本质上他还是一只凶猛的鹰。
  这个场面似曾相识。Fenrisulfr突然有点想笑。于是他咳了两声打破了沉默:“我们都听说了审讯室的那几位说了什么。所以他们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暂时还不知道。”Gevjon表示她也很疑惑,没有听到任何消息。
  Horus突然放下杯子,望向窗外。Poseidon见状示意其他人安静,侧头静静等着Horus开口。
“钟声。”好一会儿Horus才转回来,“有人在进行加冕礼。”
  这实在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现任爱尔兰高王还活着。到底是什么人在进行加冕仪式?是用的命运之石吗?  
  又沉默了一会儿,Baldur还是犹豫着开口了:“昨晚……”
  Poseidon打断了他:“新月的缘故。不是什么大事。”
  Baldur复杂地看了一眼Horus,还是点点头没做深究。Apollo看向了Poseidon侧头示意他有话要说。

  书房。
“你知道你不可能永远护着他的吧?”Apollo倚在书架上看着他的老朋友。
  Poseidon毫不回避地直视着Apollo:“是。我死了自然就没法护着他了。”
“很好奇,”Apollo突然笑了笑,“很少见你对一个人这么上心。我可是听说你宠他的地步到Athena都嫉妒,他要什么你都给,那万一有天他像昨晚那样失控要杀你呢?他可不是什么人畜无害的乖小孩,他可是战神。”
“不会的。”Poseidon的语调听上去很笃定,“但如果哪天他想要我的命,那我就给他咯。”
“你不用担心,”Apollo直起身,“如果你死了,那他,我可就收下了。”
  Poseidon眯了眯眼,他知道Apollo什么意思:“那就不劳费心了。”
  Apollo笑笑,他在脑子里飞快地过了些事,还想说些什么,一个声音打断了他。
  是Horus,他在喊Poseidon的名字。Poseidon应了一声,直起身向他点点头下楼,他跟在后面关上门也跟着下了楼。
“现任爱尔兰高王死了。谋杀。”

刷微博看到的图233
可以说是很甜了
突然兴奋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