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年

忙得飞起的大白飞机。復刻奶茶不加棉花糖。

Beautiful In White

本章cp是shyray和候多
昭野暗示。
最喜欢的一任黑魔法防御课的教授是卢平,所以私设他还在霍格沃茨授课黑魔法防御课。
祝食用愉快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
  十二月有圣诞舞会,三强争霸赛的经典项目之一。
  麦格教授开始抽时间教年轻的格兰芬多小狮子们怎样跳舞,男孩子们考虑着怎样邀请舞伴,女孩子们则考虑着怎样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好吸引心仪对象的注意。
  "你舞伴定了吗?"在礼堂等上课的时候全志愿问李汭燦。
  拉文克劳小精灵正在晃着腿,反问他:"你呢?"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全志愿弹了一下他的脑壳,"过来下巫师棋。"
  "说实在的,你应该跟他下一把巫师棋。"李汭燦换了个坐姿,"有助于更深了解。"
  "你和Easyhoon下过棋吗?"全志愿想了想问道。
  李汭燦笑了起来:"当然下过啊。"
  棋盘上两军对垒,全志愿的心思却有一半不在棋上。李汭燦又指挥了一步棋:"将军。"
  "啊……"全志愿有些懊恼地抱着头。
  李汭燦"啧"了一声,跳起来点了点他的额头:"喜欢就去邀请呀,笨蛋全志愿!"
  "粗森李汭燦。"全志愿嘟哝着收了巫师棋,"走了走了上课去了。"
  全志愿这节课是黑魔法防御课,和斯莱特林在一起。李汭燦是知道的,干脆在他背后做了个鬼脸,拖长声音:"加——油——哦——"
  李汭燦,不当人。全志愿想。
         
         
  "博格特,生活在阴暗狭窄地方的变形者,会变成他遇见的人内心最害怕的东西,"卢平教授介绍道,"击退他们的咒语是滑稽滑稽。"
  "是不是很有意思?现在我这里有一只博格特,我们可以来试一试。"
  最先上前的是胡显昭。卢平教授打开箱子,博格特窜了出来,变成了明凯的样子。
  一阵哄堂大笑。
  胡显昭淡定挥一挥魔杖:"滑稽滑稽。"
  博格特直接退回了箱子。
  这堂课格外欢乐,连姜承録都在笑。全志愿是最后一个,当箱子被打开时,它化成了一头摄魂怪。
  一瞬间好像所有的欢乐温暖全部都消失了,只剩下了痛苦和悲伤。摄魂怪贴了过来,全志愿攥着魔杖,眼神迷茫空洞,一步一步往后退。
  姜承録忽然往前跨了一步,一把将全志愿拉进怀里,一手捂住他的耳朵,一手拿魔杖指着摄魂怪:"Expecto Patronum!"
  从魔杖尖跃出来了一只猞猁,冲散了摄魂怪。博格特缩回箱子,猞猁折返回来蹿上姜承録的肩亲了亲他的脸才消失。
  精专,凶狠,优雅。
  卢平教授赶紧宣布下课,转头看了一眼维持动作的姜承録轻声说:"你先陪着他一会儿,等他平复了让他来找我。"
  姜承録点点头,示意知道了。
  怀抱里的身躯还有些抖,好一会儿才安静下来。姜承録松开捂住他耳朵的手,给他顺着脊背:"没事了,嗯?"
  全志愿忽然抱住了他,惊慌,失措,眼眶红红的,像只兔子。
  "没事了,没事了,阿愿?"姜承録低声哄着他,"你看,我在这,别怕,没事了啊。"
  全志愿点了点头,迟疑地松了手,很快又抓住了他的袖子。
         
         
  "你见过摄魂怪?"卢平教授倒了杯茶推给他。
  "见过,教授。"全志愿低着头轻声说。
  卢平没再多问,只是说:"你没有必要怕那种阴暗的东西。"
  全志愿抬起了头。
  "孩子,你的名字是光啊。"卢平笑了起来,往他的茶杯里加了块糖。"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更何况……"
  "光能撕碎所有的黑暗。"
  "孩子,别担心,我来教你怎么击退一头摄魂怪。
  "现在闭上眼,想件愉快幸福的事。"
  全志愿照做。卢平悄悄打开箱子,博格特变成了一头摄魂怪。
  "咒语是Expecto Patronum。睁眼!"
  全志愿睁开眼,摄魂怪在慢慢靠近。他抓紧了魔杖,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姜承録。
  那个笑起来像是冰融雪消,阳春三月的男生。
  于是他举起魔杖,拼尽全力喊道:"Expecto Patronum!"
  一头巨龙从魔杖尖飞出,咆哮着冲散了摄魂怪,跟着飞出了窗外,绕着格兰芬多塔转了几圈,消失不见。
  "干得好,孩子。"卢平将箱子关上锁死,"你看,没什么好怕的,对吗?"
  全志愿趴在窗口看着巨龙消失的方向,转头笑了起来:"谢谢教授。"
           
        
  从卢平教授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黑了。四周没有人,只是在经过黑湖的时候他看到岸上有两个人在跳舞。
  是李汭燦和李志勋。
  他们的拉文克劳小精灵被男人握着腰肢举起来旋转了一周,落地后拉着他的手远离了些,一个漂亮的阿克塞尔三周跳被李知勋稳稳地接在怀里。李汭燦背靠着他,头枕着他的肩膀笑,仰着头同他交换了一个吻。
  喔梅林的胡须啊。全志愿觉得自己有些脸红,赶紧溜回了宿舍。
        
          
  现在霜狼会很自觉地在晚上主动来找全志愿了。
  胡显昭揶揄地看着他:"大概斯莱特林某同学会吃醋。"
  "哦或者他其实是个阿尼马格斯?"胡显昭围绕着霜狼转了一圈,捏捏耳朵拽拽尾巴,"看着也不像啊。"
  霜狼成功被激怒,以蛮王冲撞之势狠狠把胡显昭撞倒在床上,化成人形,靠在窗台上看着他。
  胡显昭一愣,大叫:"阿愿!快点扣斯莱特林的分!"
  全志愿把被子丢到他头上:"是你先惹他的。"
  "什么啊,我是为了拯救失足兔子好吗……哎别打!别打!"
  全志愿隔着被子把胡显昭锤了一顿。胡显昭一撇嘴,抱着被子冲向门:"太过分了,我去找野仔睡觉。"
  "行。"全志愿看着他在门口停下来,"怎么还不走哦?"
  "你不留我一下的吗?"胡显昭抬起一条腿。
  姜承録冲他笑了笑。把他推出了门,当着他的面关上门。
  行我知道了。我胡显昭不配拥有姓名。

无题

想写一个系列。
关于我自己的一些杂七杂八的回忆
名字就叫《夜来忽梦少年事》

Calls Me Home

红影迷踪AU
cp是shyray
推荐BGM就是Shannon LaBrie的Calls Me Home
祝食用愉快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你不回家吗?"郑彦永将面碗推到小孩面前,"他们每周都会去看你。"
  "。"全志愿慢慢收紧拿筷子的手,"算了吧。"
  郑彦永把自己碗里的半只溏心蛋夹到他碗里:"那个人呢?你总得去见见他吧?"
  "回去?回哪里去?"全志愿语速很慢,面上却是温温柔柔的。
  "嘁。"郑彦永嗤笑了一声,俯身勾住他脖子上吊着玉坠的黑绳,"那这是什么?"
  全志愿抿了抿唇,垂着眼没去看他。郑彦永看清了他颤动着的眼睫,有些后悔地想要收手:"对不起……"
  "不,"全志愿忽然抬手覆住他的手背,"一个警告而已。"
  他笑了起来,仍旧是温温柔柔的,说出来的话却是字字诛心:
  "老师。"
  "我已经没有家啦。"
              
           
  全志愿回到公寓后并未立即开灯。
  他在黑暗中站了一会儿,脱掉了所有的衣服,露出了贴身的薄薄一层凯夫拉纤维紧身衣。全志愿拉开柜子门将挂着的衣服拨到了一边,在控制面板上输入密码扫描虹膜解锁,开启了隐藏空间。
  站上升降台深深吸了口气,全志愿张开双臂,感受到护甲一块块贴在了他身上。他粘上多米诺面具,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摸了一下耳后贴着的感应器,"唰"地一下合上了半截面罩。
  等离子战刃已经充能完毕。他将巨剑背在身后,走出隐藏空间,跃出了窗外。
            
         
  夜里的风有些凉。
  全志愿坐在滴水兽上晃着腿。这座城市星星点点的灯光全在他的脚下,一低头就能看得到。他有些百无聊赖地吃着从郑彦永那里顺来的巧克力豆——虽然他的老师总是让他少吃糖,却从来没有真正拦着他过——感觉到风流细微地乱了些。
  有人来了。
  全志愿一撑滴水兽便是一个后空翻,在空中抽出了等离子战刃,落地狠狠一斩,借力又是一跃,用腰腹的力量带动全身拔起巨剑再斩,接连三斩,一剑狠过一剑。
  第三斩被格挡住了。他看清了那人的光子长剑,认出了他是谁。
  他没有收手,那人也就没有收手。那人同他一样的装扮,明明隔着多米诺面具,可是他就是知道他在看他。
  沉默只发酵了一会儿,那人先开了口:"全志愿?"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就失了力气。双手握着剑柄踉踉跄跄往后退,直到退到屋顶边缘才勉强稳了下来:"什么?"
  那人步步紧逼:"全志愿。"
  "你认错了。"他只能这么回答。
  他转身就想跃下楼顶逃跑,被那人一把抓住了手腕:"我不可能认错这块玉。"
  全志愿还没来得及说话,一声雷鸣炸了开来。闪电撕裂黑云,划过一瞬间的骤亮,让他彻底看清了那人的脸。
  确实是姜承録。
  有雨滴落了下来,渐渐越下越大。全志愿忽然转了一下剑锋,划破了他的手臂。姜承録吃痛,手一松,全志愿便甩开他的手仓惶逃离。
  其实那一下并不狠,只是浅浅一小道伤,渗出了点血珠。等回去血差不多就能止住,再上点药裹一圈绷带便没什么大碍。
  姜承録维持着拉他的姿势好一会儿没有动。慢慢收了手,盯着那一道伤口看,半晌叹了口气才离开。
  他还有好些话想说而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他还有好些话没说。
                 
              
  郑彦永带着全志愿去采购的路上后者坐在副驾驶上睡着了。
  车刚刚停好他就醒了。郑彦永替他解了安全带:"昨晚又出去了?你就不怕遇上他?"
  全志愿借以掩饰的揉眼睛的手一顿,嘟哝着:"哪里来那么巧的事啊……?"
  郑彦永叹了口气,同他一起下车,锁上车门进了超市。
               
                
  生活就像比比多味豆,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的。
  郑彦永推着购物车,全志愿晃在他旁边,偶尔往购物车里丢零食。
  当然丢的最多的还是糖。
  郑彦永已经挑好了蔬菜水果和肉,选了一袋芝士和一砖黄油,还比较了面粉和调味品,购物车车筐下的横板上堆着成箱的啤酒汽水牛奶酸奶橙汁。
  哦他想打开钱包告诉全志愿:"你看,这里空空的。"
  事实上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愿仔,说了多少次少吃点糖,牙还要不要了?"
  不要了。肯定是不要了。也就吃吃糖这样子。
  说是这么说,全志愿选巧克力的时候可怜巴巴一声"老师"出了口,还是软了心。
  货架边上还有个青年,两个人都没怎么注意他。郑彦永面无表情在心里算着账,全志愿就弯着腰仔细阅读货架上巧克力包装上的外文,听到有人叫了他一声。
  不是郑彦永。
  全志愿一愣,直起腰看到了姜承録。
  该死,他不该站直的。现在他连"你认错了"都没法说。
  郑彦永只听说过姜承録而没见过,感叹了一句世界真小问全志愿:"你朋友?"
  全志愿沉默了一会儿,声音很轻:"老师。"
  "我跟朋友说几句话,一会儿来找你。"
  "行啊,我再看看还有什么要的。"郑彦永推着购物车先行离开,"等下找不到我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全志愿说。
                     
                    
  "你回来了,"姜承録放下手中的东西,"为什么不和我说?"
  "嗯?志愿哥?"
  他步步紧逼,一如昨晚。全志愿一退再退,可惜不似昨晚,他无路可退。
  "承録……"全志愿低着头,瞟到他的伤又噤了声。
  "回来吧。"姜承録站定,声音很轻,"回来吧,跟我回家,好不好?"
  全志愿推开他——其实在他说出"好不好"的时候他已经有些心软了——他的声线有些抖:"我不会回来的。"
  "我。不。会。回。来。的。"他又这么一字一顿重复了一遍,"忘了我吧。就当我还死着,这世上没我这个人。"
  全志愿转身准备离开,姜承録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志愿哥!"
  "对不起。"
  他的脚步顿了一下,蓦然红了眼眶眼泪掉了下来。但是他还是没有转头,而这几乎用了一辈子的力量才克制自己没有转头。
  姜承録走上前,指尖轻轻点在他耳后贴着的感应器:"21分50秒。"
  他歪了歪头,躲过姜承録的手,泪流满面。
 

占个tag,明天晚上删

300fo福利开奖结果
宁西。昭野。厂荡。

Beautiful In White

(3)
  全志愿对那头霜狼有点喜欢。
  手感好,软蓬蓬,还听话,每天晚上他都相当快乐地把他领回宿舍抱着睡觉。
  "你从哪里捡回来的?"胡显昭偷偷摸了一下霜狼的背。
  霜狼眯着眼斜了胡显昭一眼,伸爪子碰了碰全志愿的脸,跳到窗台上看着窗外。
  全志愿跟过去揉了揉他的头,从背后抱着他,下巴搁在他的脑袋上也看向窗外。
  淡淡的熟悉的大白兔奶糖甜味。
  手感真好,全志愿想。
  "阿尼马格斯,"全志愿忽然说,"我是个阿尼马格斯。"
  "我知道啊。"胡显昭接话,"和麦格教授登记的时候不是我陪你去的吗?"
  "……不是在跟你说啦。"全志愿愣了一下,松开手往后退了几步。
  一只罕见的白毛花明兔跳到了霜狼的头上。
  霜狼明显一僵,动了动眼珠往上瞟了一眼,随即一低头,花明兔掉下来,被霜狼叼着后颈慢慢放到窗台上,安置在腿间。
  花明兔扒着霜狼的一条腿,霜狼低下头轻轻舔舐着兔耳给他顺毛。兔子闭着眼,微微侧过头偷偷亲了一下霜狼。
  反正没人发现。嘻嘻。
  霜狼一愣。兔子的眼神亮晶晶的,大耳朵蹭了他一下,刚想低头——
  "祖宗你小心点别去挑衅一头狼好吧?"
  哦胡显昭。你就单着吧你。
                 
             
  周二就是第一场竞技。
  昔日的魁地奇场已经被邓布利多用魔法改成了竞技场。在看台上看到被铁链拴着的龙类的时候,全志愿匆匆和胡显昭打了个招呼就溜到备赛帐篷去了。
  说实话他其实有点犹豫。毕竟看上去他和姜承録好像并没有那么熟?
  啊算了。进去再说吧。
  他一眼就看到正在给李知勋绑护腕的李汭燦,再一转头看见姜承録,忽然就有些无措起来。
  该说什么呢?啊梅林救救我吧。
  全志愿站在原地兀自有些懊恼,姜承録已经走过来:"怎么了?"
  好像他一点都不奇怪似的。
  李汭燦似笑非笑地朝着这里看,全志愿心一横,闭着眼上前一步抱住姜承録,嘟哝道:"小心一点……"
  姜承録失笑。伸手回抱住他,拍了拍他的背:"好。"
  "亲我一下?"
  "好……啊?你刚刚说什么?"全志愿想往后退,无奈姜承録用了点力他没成功。
  姜承録一脸无辜:"可是你昨天还偷偷亲了我一下啊。"
  昨天?什么时候?昨天有遇见过他吗?
  等下。
  哦。
  全志愿震惊:"你……?你你你……"
  "太过分了。"
  姜承録没忍住笑出了声。
                
             
  竞技相当精彩。
  布斯巴顿的姜厦云面对的是一条挪威脊背龙,赢得胜在灵巧;德姆斯特朗的李知勋甚至直接驯服了一头秘鲁毒牙龙——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可他就是做到了——轻而易举拿到了金蛋。
  轮到姜承録的时候出了些意外。早已暴躁的赫希底里群岛黑龙挣脱了铁链,咆哮一声扑向了他。姜承録躲开,一撩巫师袍抽出绑在大腿外侧的魔杖——十五英寸,凤凰尾羽作杖芯,阿拉伯胶树木——"Accio Siegfried!"*
  赫希底里群岛黑龙愤怒地转身一甩尾巴,动作缓慢而凶狠。姜承録没有躲,反而收起了魔杖。
  龙尾快扫中他的时候有一件细长的东西飞了过来。姜承録接住它,举起那东西狠狠一跺碎石堆跃了起来。
  所有人都看清了。那是一把剑。
  长剑插入了黑龙的一只眼睛。姜承録翻上龙头,双手握住剑柄又刺入了几分,一转剑柄顺势横切,拔出了剑。
  巨龙轰然倒地。
  他杀了一头赫希底里群岛黑龙。独自一人。
  姜承録跳下龙,一手拎着剑一手捞过金蛋,完成比赛任务。
               
               
  "帮我带回去?"姜承録把金蛋丢给喻文波,"我等下回去。"
  "行,"喻文波接下来,"帅啊shy哥。"
  姜承録笑了一下,转过头就看到远远在观望的全志愿,想了想自己走过去。
  人已经散得差不多了。正在装作不经意四处看风景的全志愿看到走近的姜承録,立刻转移视线抬头研究天空。
  天朗气清,惠风和……
  然后他就被捏着下巴转了回来。
  全志愿刚想拍掉他的手,还没来得及说话,姜承録便凑上来轻轻咬了一下他的下唇,很快分开,同他额头抵着额头。
  "甜的。"
  "晚上见。"
  见什么啊才不跟你见。全志愿愤愤想。于是他也这么说了出来。
  姜承録用拇指描绘了一下他的唇线:"生气了?"
  全志愿张嘴咬了一口他的拇指,叼着那根手指磨了磨牙。
  倒真像只兔子
  "行吧。"姜承録用另一只手揉了揉他的头,"那明天再见?"
  全志愿松了口。姜承録收回手转身准备离开,感觉到巫师袍的袖口被人拉住了。
  "你……你晚上还会来吗?"
  "不来啦。"姜承録故意逗他。
  "……哦。"全志愿一愣,放开了那一小块布料,转身挥了挥手,"我先回去啦。"
  其实他有点难过。他很喜欢那头霜狼——好吧或者也可以说是姜承録——因为他真的让他觉得很有安全感。
  狼是月亮的孩子,是暗夜里的守望者。当有头狼陪着他的时候,就好像没有什么噩梦可以侵袭他似的,因为那头狼守护在他身边,撕碎了所有想要入侵他梦境的梦魇。
  全志愿偷偷拿手背抹了一下眼睛,垂头慢慢走回塔楼。
  不许哭。全志愿想。可是他还是有点难过,一会儿就用手背抹一下。
  他的手腕忽然被人握住了。姜承録拉了他一下把他带到怀里:"一定会来的。不过……"
  "我还能睡床吗?"
                   
                  
  虽然说着要姜承録睡地板,姜承録还是睡了床。
  确定胡显昭睡着以后姜承録变回人形,把全志愿圈在怀里,咬着他的耳朵小声问他:"我们这算是在一起了吗?"
  "……不算。"全志愿气哼哼轻轻推了他一把转身背对着他。
  这样一来就把后颈暴露在了姜承録眼前。姜承録眯了眯眼,低头吻了吻他的腺体。全志愿一抖,只好又转回来:"别闹……"
  声调有些软。
  姜承録好笑地亲了亲他的额头:"晚安。"
  "晚安——"全志愿拖长了调,伸手抱住了他。
  狼是月亮的孩子。黑夜里他守护在谁身边,谁就会得到月亮女神的祝福。
  暗邪退散,一夜好梦。
                  
               
            
*:飞来咒。希格尔德,北欧神话中的屠龙勇士,这里作为剑的名字而出现。

Fear?Not This Night.
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

  EDG团建玩大乱斗。
  全志愿玩的是皎月,带的嫦娥皮。
  太好看了。真的太好看了。想不出来其他形容,真的是嫦娥仙子。
  他的皎月和明凯的寡妇配合真的相当好看。
  忽然想起The Shy的玉剑剑姬。
  啊。美哉。
  有一瞬间我的脑子里划过了洛神赋的片段: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像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

最后抱一下。
什么恩啊怨爱啊恨啊情啊痴啊。
都算过去。
至此两不相欠。

占个tag。周日晚删

300fo福利抽奖
抽三个小可爱点cp。
评论区私信qq都可以
周日晚八点开

Magic Of Love

二改。
本章涉及多萝,shyray,昭野,康夕,哈药七厂。
烨娜暗示有。
祝食用愉快啦233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7)
  李汭燦有点难受。他现在每天得看着姜承録和全志愿手牵手上下课去食堂去图书馆,还得看着田野胡显昭无声胜有声的细水长流,甚至偶尔有一次他发现喻文波在追隔壁政治学的一个小学长。
  只有他的赵志铭还是一如既往的粗森不当人。
  啧。还是明凯老父亲最能给他安慰。
  然而明凯摸了摸他的头告诉他:"我有喜欢的人了只是他还不知道。"
  李汭燦彻底失去信念变成咸鱼,跟赵志铭说:"咱俩只能凑合凑合这么过下去了。"
  赵志铭翻了个白眼:"粗森滚呐。"
  李汭燦毫不客气怼回去:"你才是粗森。"
  当然怼归怼,两人还是照旧相依为命一起打游戏一起吃饭一起不当人,快活得很。
  于是现在轮到明凯难受了。原因挺简单,他是亲手把自己喜欢的人接过来的,可是这小孩的眼里写满了崇拜,见到别人该皮就皮,唯独见到他瞬间安静。
  凉凉。
         
          
  晚些时候赵志铭玩着手机贱兮兮八卦道:"听说没,有外校的打算追我们系的女神来着。"
  "嚯牛逼啊,"明凯震惊,"谁啊居然没被AJ他们打啊。"
  全志愿茫然脸:"女神?谁是女神?"
  "姜厦云啊,"赵志铭回答,"Athena不就是女神吗。"
  全志愿点点头:"哦哦懂了。"
  "我还有几次看到他调戏女神呢,估计AJ他们还不知道。"田野想了想接道。
  "就那个,对面政法学院的,"赵志铭努力回忆,"叫什么来着?好像姓李?"
  "李元浩。"李汭燦回答,忽然有些咬牙切齿,"他就是那个跟我竞争市里法学个人代表的那个。"
  "哦你这么一说我也有点印象,"田野仔细回忆了一会儿,"去年校际团队竞争好像也有他吧。"
  "对对对就是他,"李汭燦愤愤点头,"今年法学竞争绝对不会输给他了,不管是个人还是团队。"
  眯眯眼都是怪物。赵志铭总结。
  "所以女神什么反应?"陈文林想了想问道。
  "那还用讲,"田野笑翻,"恨不得躲着走。"
  "哦说到这个,"明凯若有所思,"好像我徒弟在追他哦。"
"哇擦牛逼啊,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哈哈……"赵志铭刚想笑,随后想到了什么硬生生憋了回去。
  胡显昭田野明凯李汭燦同时看向他。
    
  
  周五下午没课,宿舍里集体打lol却不幸撞车了对面407最后输了。全志愿的慎一共死了三次,三次人头还都被姜承録拿到了。
  心态崩了。
  全志愿不高兴。全志愿不想理姜承録。
  不过两分钟宿舍门就被打开了,其他人看到姜承録立刻很识相地鱼贯而出远离家暴现场,全志愿也准备跟出去眼不见为净,然后成功被拦截下。
  全志愿立刻推开他:"我约了夕阳喝酒。"
  姜承録看着他溜得很快的背影,抿了抿唇,看不出来情绪。而正在宿舍里玩手机的夕阳,对即将到来的灾难一无所知。
   
 
  真的是灾难。灾难程度堪比2012。
  姜承録把还没喝多的全志愿揪回去的时候还带了谢天宇,向来喝酒有度在外人眼里礼貌温和向来不急的胡彬学长抬腿就想跑,被谢天宇一把拉住。
  这回完了。夕阳被拉住的那一瞬间想。然后他看到姜承録朝全志愿特别温柔地笑了笑,觉得很像海底总动员的那条鲨鱼。
  凉凉。现在装疯还来得及吗。全志愿绝望脸。
   
 
  事实上胡彬及时反省了一下自己再作出保证就被谢天宇宽赦了,而全志愿就比较惨了,姜承録任由他说话自己却一言不发。
  全志愿被姜承録握着手腕企图撒娇,姜承録就是不理他。无奈之下全志愿只好观察了一下周围讨好地亲了亲他的唇角并且乖乖认错。
  姜承録终于有了反应:"错哪了?"
  等等好像哪里不大对。
  "……"全志愿委屈,"你单杀了我一次!"
  姜承録陈述事实:"我来找你了你说约了人喝酒。"
  "你带着人杀了我两次!"全志愿仍然委屈。
  姜承録继续陈述事实:"我来找你了你说约了人喝酒。"
  "你还不理我!"全志愿更委屈了。
  姜承録依旧陈述事实:"我来找你了你说约了人喝酒。"
  "……你弄痛我了!"全志愿终极委屈。
  姜承録叹了口气松了力道把他拉近含着他的唇微微厮磨了一阵,分开前又轻轻咬了一下他的上唇。
  "阿愿,"姜承録的额头抵着他的额头,"我错了。"
  全志愿过了一会儿才小小声回答:"对不起……"
  姜承録捏了捏他的后颈:"走吧去吃夜宵吗?"
      
  
  "一年一度的法制大赛要开始了,"中午从食堂回宿舍后田野通报,"我看到公告了。"
  "今年团队合作几个人啊?"明凯抬头看了他一眼。
  "最多30个,"田野回答,"今年不能再输给对面政法学院了。"
  "那还用想吗"明凯算了算,"一共就4个宿舍主修法学的,30个都不到。"
  "今年新加了赛事,"田野犹豫了一会儿,"最后直接公堂对证,原告和被告两方抽签决定。"
  明凯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迟早我们都要有这条路的,只不过提前了些而已,就尽力吧。"
  好像是这样的。平时在学校里打打闹闹,最后总是要走上社会的。而他们这些主修法学的,都得面临这一关。
  赢了便还好。但要是输了呢?输了怎么办?
  田野"嗷"了一声,趴回去拿枕头蒙着脑袋。
  明凯看了一眼陈文林的位置,犹豫了一会儿道:"我决定不让陈文林去。你别告诉他。"
  田野一愣,爬起来看了他很久,终于应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