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年

忙得飞起的大白飞机。復刻奶茶不加棉花糖。

El Dorado

推荐BGM是Two Steps From Hell的El Dorado(黄金之城)
速度与激情梗
暂时分场景
IG全员参与,其他队伍有
主cp是羞蓝和杰西
祝食用愉快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生活很简单,作出选择,绝不回头。"
                 
                
PART A
  四分之一英里,7.81秒,GT-R R35,打破了他在这片区域CHALLENGER SRT DEMON保持的9.65秒记录。
  王柳羿看着那个被簇拥着的破纪录者——周围的人排山倒海般在欢呼着"The Shy"——他却只是清清冷冷地站在原地,将护目镜摘下来换回了普通的方框眼镜,抬头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锐利,又带着些欣赏,很快就转了视线,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倒真的有那么些战神的味道在里头。
  于是王柳羿打开车门下了车,趴在车门上歪着头看他。宽大的套头卫衣被晚风吹得松松垮垮,他抖了抖,甩着袖子跳了两下,眼尾的余光看见那个被称为The Shy的人又一次抬头看向他的位置,便朝他挥了挥手。
  袖子太长了,即便是他将手举过头顶也没能将手伸出袖子,导致他的挥手也像是调皮的小孩在甩袖子一样。The Shy忽然笑了起来,跟围着他的人说了几句什么,向他走来。
  "宝蓝?"The Shy伸出手,"姜承録。"
  王柳羿听他这么介绍,赶紧报了名字撸起袖子将手探出来去握住他的手。姜承録挑了挑眉,手心里那只比他小上那么一圈的手有些凉,他多握了那么一会儿问道:"去喝一杯吗?我请。"
  "啊?"王柳羿愣了一下,很快笑了起来,"好啊。"
            
           
PART B
  喻文波注意到那边那个打台球的小子有一段时间了。
  人是小小的一只,戴着普普通通的黑色方框眼镜,握着台球杆的手臂笔直白皙,俯身时腰背的曲线美好而露出了一小截白瘦的腰肢,显得看上去没几两肉的屁股也圆润挺翘了些。
  哦豁。这就是那个积分榜上第一的车手West啊。
  喻文波记得他的车。Koenigsegg Aegra R,5.0升V8发动机,双涡轮增压,相当难驾驭的一辆超跑,尤其是四分之一英里赛道。
  可是这小个子的首秀就甩下了RNG车队的五个人,一点也不像眼前这个打着台球笑得有些腼腆的可爱男孩。
  有点意思。
  喻文波放下酒杯,走向台球桌:"打一把?"
  "不了吧,"West已经摆完了球直起了身,将球杆放在了桌上,拎起挂在椅背上的外套准备离开,"我打得不好,就随便打打而已。"
  喻文波忽然握住了他的手腕,West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企图将他的手甩开,没想到他的力气简直大得惊人:"放开。"
  "不。"喻文波一挑眉,挑衅似的看着他。
  West盯着他看了他一会儿,一拽他的手臂侧身高抬腿回踢,喻文波另一只手接住他这一脚握住他纤细的脚腕往前一扯,West重心不稳地摔进他怀里被他反身压在台球桌上。
  "操你妈的,"West挣扎着想要把他推开,"放开!"
  "赌一把,"喻文波毫不介意地压得更狠了些把他的两只手腕固定在头顶,"四分之一英里。敢来吗?"
  "来就来,"West狠狠瞪了他一眼,"操。"
  "行啊,"喻文波笑了起来,"这周末晚上,十二点,地下赛道见。"
  他又压低了些,凑近West的耳边,"JackeyLove。不过我更希望你记住我的名字。"
  "喻文波。"
          
        
PART C
  李浩成和宋义进是地下赛场少有的韩裔车手。
  Lamborghini Huracan Performante和Veyron Chiron常年霸占着积分榜前三的位置,打破记录的赏金一次比一次高却从未被超越。坊间甚至流传着他俩是凶神恶煞的亡命之徒。
  ——事实上不碰车的时候他俩就是大小胖子,傻白甜两个。一三五李浩成请吃饭,二四六宋义进请吃饭,周日猜拳决定,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他们不会出席比赛。
  原因在于他俩同时是FBI的高级特工,得回五角大楼作安全报告。
  现在李浩成和宋义进接到命令组建一支属于自己的小队回来报备。他们即将出一个S+以上的任务。
         
        
PART D
  高振宁坐在车头喝着苏打水,远远看见陈龙向他走来,便招了招手:"小西!"
  陈龙嘟着嘴一脸闷闷不乐地坐在他身边,高振宁没忍住笑了出来,戳了戳他的腮帮子:"怎么了?"
  "出门没看黄历。"陈龙恶狠狠骂了一句,把酒吧的事跟他说了,末了不忘拉着高振宁的手臂来回晃,"宁哥……"
  "行,我陪你去会会他,"高振宁爽快答应,把放在身侧的纸袋递给他,"大哥帮你看看哪个小逼崽子在针对你。"
  高振宁和陈龙一起长大,完全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弟弟看的,现在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兔崽子出来讨打了。
  陈龙低头从纸袋里掏出了一盒热牛奶和热乎乎的厚实的土豆卷饼,撕开锡纸咬了一口,满满一嘴土豆泥混着培根肉和厚切煎蛋,像只小仓鼠似的。
  高振宁又笑了起来,一把揽过他揉了揉他的头发:"慢点吃,别噎着。"
  他倒要看看,那个喻文波能有多大能耐。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