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年

忙得飞起的大白飞机。復刻奶茶不加棉花糖。

Casablanca(一篇完)

西宝的新文预告。
一点点昭野涉及。
      
   
(1)
  "我恋爱了。"
             
               
  "你下树了?"田野吓得差点一口酒喷出来,手忙脚乱地扯了几张餐巾纸擦嘴,没听清似的看向若无其事喝着苏打水的王柳羿,又顺手抽掉了胡显昭手里的啤酒瓶:"小孩子少喝点酒。"
  "……我认真的,"王柳羿低着头晃着杯子,"昨天我们去看了电影。"
  "卡萨布兰卡吗?"田野笑了一声,低头戳着手机,轻声哼起了歌。王柳羿猜他大概是在跟明凯他们八卦。
  王柳羿慢慢啜饮着饮料一言不发地听他哼歌,过了一会儿将钱压在杯底下:"我先走啦。"
  田野嗯了两声,头也不抬,仅仅只是挥挥手:"回见回见。"
               
            
  王柳羿回到家开了暖空调就溜进浴室洗热水澡,等他洗完房内的暖气也打上来了。他一边擦头发一边哼着田野哼过的歌,心里想倒是真可以同那人一起看一场卡萨布兰卡。这样想着王柳羿忍不住笑了起来,恰巧扔在床上的手机响了,王柳羿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备注是West。
  "West哥,"王柳羿开了免提,又转身开了罐椰奶。电话那头很温柔地跟他说:"我想你啦。"
王柳羿愣了一下,很快反应的过来,忍着笑:"嗯,明天就能见到啦。"
  陈龙在电话那头应了一声––王柳羿几乎能想象到青年笑得眉眼弯弯的样子––"天冷明天多穿点,睡前喝杯热牛奶哇。"
  "好,明天见。"王柳羿想了想加上一句,"晚安。"
  陈龙又嘱咐了他几句,诸如"早点睡""多喝热水小心感冒"之类的话也慢慢跟他道了晚安。
  王柳羿挂了电话,坐在床上对着那罐椰奶发了会儿呆,起身倒进杯子里放入微波炉加热。他漫无目的地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桌面,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2)
  王柳羿在自家楼底下遇到了陈龙。
  青年像是等了一会儿了,见到他将手中的热饮递给他,又很自然地解下捂暖的围巾替他围上,慢慢跟他并肩走向公司。
  王柳羿低头瞄了一眼手中的热饮,厝内小眷村的涓豆腐奶茶,甜度刚刚好。他把半张脸隐在围巾里,犹豫了一会儿拉了拉陈龙的衣袖:"晚上有空么?来我家看电影?"
  陈龙愣了一下,随即笑起来,笑容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温柔和开心:"好呀。"
  逆着光看不大清陈龙的脸。王柳羿微微垫脚伸手轻触陈龙的眉眼,然后捏了一下他的脸。
  "唔?"陈龙握住他的手,温暖的掌心覆上他的手背,王柳羿稍稍红了脸,又挣不过也就乖乖被他牵着走进公司
       
         
  "我看到了哦,"田野一脸八卦的凑过来,"隔壁部门的West是吧?"
  王柳羿冷漠脸吸奶茶。
  "好多姑娘都喜欢他诶,"田野继续八卦,还拉上了胡显昭,"谁追的谁?"
  这回连全志愿都转过来听八卦了。
  王柳羿咬了咬吸管,偷偷看了眼不远处在忙的陈龙没回答。
  "看来是他追的你?诶呦不错……"田野话没说完,看见了王柳羿背后站着的人,赶紧拉着胡显昭的手滑着椅子回到了自己桌前。
  王柳羿没有回头,他知道背后站着的是谁。他毫不犹豫站起来就想走,不料被人一把握住了手腕。
  "放开。"王柳羿甩了甩没挣脱,脸上表情带了些显而易见的慌张。
  "West?"喻文波盯着他看,像是想要看穿他的灵魂。
  王柳羿转过身,用上了另一只手企图掰开他的手指:"关你什么事啊……"
  "你跟他在一起了?"喻文波紧紧攥着王柳羿的手腕任凭他怎么掰就是不松手。
  王柳羿被他握得生疼,咬着下唇倔强地看着他,发了狠似的推了他一把:"与你无关。"
  喻文波被推得后退几步,终于松开了手。他看着王柳羿抽回手退得离他稍远一些,他的眼神有些躲闪,没再多看他一眼转身就走。他想要伸手去拦王柳羿,然而他离他有那么远。他们中间的隔阂,像是马里亚纳海沟一样,深不见底。
  王柳羿说的没错。"与他无关。"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王柳羿不再跟着他转了呢?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王柳羿和他越来越远了呢?又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王柳羿随身携带打火机了呢?
  他看着王柳羿坐在陈龙的桌上跟他说话,陈龙把头搁在他的大腿上回应着他。于是喻文波慢慢收回了手。
  "你可就别祸害他了,"田野靠在胡显昭旁边闲闲开口,"你伤他有多狠心里没数?那段时间他天天灌酒把自己灌进了医院,发烧还在说着胡话求你看他一眼。现在好不容易走出来了你还要再祸害他一次?是你先把他推开的。"
  是你先不要他的啊喻文波。怪谁呢?
  不远处王柳羿正俯身和坐直了的陈龙接吻。陈龙环着他的腰护着他,小心翼翼的。
  喻文波直愣愣地看了一会儿,转身离开了。
           
          
           
(3)
  快下班的时候陈龙靠在窗口抽着烟等他。王柳羿收拾好又坐在桌前发了会儿呆,许久才走过去拉拉陈龙的衣袖示意可以了。
  陈龙握住他冰冷的手塞进了自己的口袋,同还在忙的田野和胡显昭打过招呼后便离开了。
  "晚上看完电影直接睡我那儿吧。"王柳羿低着头,半张脸埋在他的围巾里,声音有些轻。
  "好,"陈龙笑了笑,又仿佛想起来什么似的,"先去一趟我家?"
  王柳羿应了一声。陈龙家离他家不远,他同陈龙慢慢走在人行道上忽然哼起了歌,陈龙静静地听他哼歌没有打断他的意思。
  要不今晚就看卡萨布兰卡吧。王柳羿漫无边际地想。
          
            
  王柳羿现在有点不知所措。
  他本来在看着陈龙收拾晚上的睡衣。青年忽然站起来递给他一只很大的熊,他下意识接过来抱在怀里。
  很可爱的泰迪熊。王柳羿不明所以地看向陈龙,对方挠头笑得有些傻:"嗯……跟我的这只是一对……"
  王柳羿有些哭笑不得地抱着熊看他收拾完将袋子放在门口,又很自然的被他拉着进房间,给塞了一本本子:"这是打折时买的故宫文创记事本,是一对的诶,我们一起记日记吧!"
  过了一会儿,又塞给他一块手表:"这是之前买的情侣手表!"
  " 这是之前买糖送了情侣水杯!"
  "这是之前买的情侣书签!"
  ……
  很快王柳羿怀里抱满了东西,都是些小玩意儿。陈龙有些不好意思地冲他傻笑:"以前开始就买的……都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儿……不过太好啦,终于等到一个人和我一起用这些啦。"
  陈龙的意思是,他等到了他。
  王柳羿觉得鼻子一酸,有些想哭。他费力地从泰迪熊后探出头凑过去,吻住了陈龙,陈龙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捧住他的脸加深了这个吻。
  王柳羿沉迷其中,忽然意识到这辈子大概就是眼前这个人了。
         
       
  晚些时候回到王柳羿家,等到收拾干净已经差不多八点了。王柳羿找了一个DVD放电影,陈龙就笑着看着他,一脸餍足。
  陈龙坐在沙发前,腿微微曲起张开,王柳羿背靠着坐在他腿间,任陈龙环着他的腰一起看电影。王柳羿一边抓爆米花一边不忘伸手喂他,感觉到他的唇轻轻蹭过自己的指间,微微红了脸靠在陈龙怀里盯着屏幕,不敢回头去看他。
          
        
  片尾曲有些耳熟。陈龙听了出来是王柳羿哼过的歌。他听着歌词心里一动,轻轻转过王柳羿的下巴衔住了他的唇微微厮磨了一阵。王柳羿直愣愣地看着他紧紧抓住了他的衣角。
  片尾曲还没结束。陈龙伸手覆住王柳羿的眼,感受到到王柳羿略长的睫羽刮过自己的掌心,有些痒,像一丝细小的电流从血液流入心底。
       
  "I fell in love with you watching Casablanca……
Pop-corn and cokes beneath the stars
Became champagne and caviar ……"
  "I thought you fell in love with me watching Casablanca ……"
      
  "West哥……"王柳羿在接吻的间隙呢喃着唤他。
  陈龙把他拥在怀里,下巴搁在他的头顶,笑得眉眼弯弯:"我在。"
            
            
        
(4)
  王柳羿醒的时候闻到了粥香。他坐起来发了会儿呆,下床去洗漱。
  他还没完全醒,晃到厨房从背后环住陈龙的腰靠在他身上。陈龙愣了一下,随即握住他的手,转身亲了他一下:"早安。"
  "早……"王柳羿的声音里还带着些许困意,被陈龙半扶半抱地带到餐厅坐好。陈龙舀了一勺粥抵在他唇边,王柳羿乖乖张嘴接受投喂,然后瞬间清醒。
  他接过陈龙递过来的勺子,眼神亮晶晶地看向他:"好喝!"
  陈龙坐在他对面吃早餐,半晌接过空碗:"快去换衣服,我来洗碗。"
  王柳羿应了一 声进了卧室。没多久一边穿外套一边走出来看见陈龙正哼着歌洗碗。王柳羿无声地笑了一下坐在门口准备绑护膝。
  "我来?"陈龙已经擦干了手上的水,按着他的手看向他。
  王柳羿慢慢松了手:"好。"
  陈龙绑得很用心,王柳羿看着他的发旋,想象着他脸上认真的表情。应该是小心翼翼的吧?陈龙绑完看他有些出神,半跪在地上,冲他笑:"宝蓝?"
  王柳羿回过神拿起椅背上的围巾示意他站起来,微微踮起脚替他围上:"圣诞节怎么过?"
  "出去逛逛吧。"陈龙看着他关上门,自然地牵过他的手往公司走去。
  "嗯。"
               
          
  "诶呦不错哦蓝哥,"田野滑着椅子凑到王柳羿边上,"喏,给你。祝99哦。"
  "……?"王柳羿接过一个小盒子,里面是各种糖。
  "里面除了我我和胡显昭在一起的一周年纪念糖,"田野坏笑,"还有其他人给你凑的祝你幸福。"
  王柳羿盖上盒盖,抬头看了眼,发现胡显昭全志愿明凯还有不远处的宋义进和姜承録都回过头看着他,一脸正气凛然的表情。
  王柳羿真的哭笑不得,有些害羞地捂住脸:"你们都知道啦?"
  这话等于白问,田野的八卦能力向来强到变态。王柳羿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些人,还没来的及反应,手上被塞了一杯热饮。
  厝内小眷村的棉花糖巧克力。宋义进当即大叫:"West你偏心!"
  高振宁也叹道:"儿大不中留啊……"
  话说了一半没声了,他们都看见了陈龙和王柳羿对面站着的喻文波。气氛沉默了起来,各自回到原位忙活起来,实则支棱着耳朵听动静。
   王柳羿下意识就拉住了陈龙的衣角,陈龙握住他的手腕把他拉近前紧紧抱着,王柳羿一愣,干脆直接把头埋在他怀里,听着他的心跳渐渐平静下来。
  "蓝哥……"喻文波喊他,"我错了,你回来吧……"
  这一次王柳羿没有再回应他了。陈龙顺了顺他的发根,看向他:"他不会再跟你走了。"
  "我不信你心里已经没有我了。"喻文波固执地挡在前面,不肯让步。
  王柳羿的手有些抖,他的声音从陈龙怀里传出来,有些闷:"阿水……够了,回不去了。"
  喻文波直愣愣地站在那里,意识到他可能永远失去王柳羿了。宋义进叹了口气,上前拍了拍喻文波的肩,将他带走了。
       
       
  喻文波是知道王柳羿喜欢卡萨布兰卡的。故事讲的是一个男人和他爱的女人失散了,他们很久很久之后再相遇的时候女人已经和别人结婚了。他以为他早就放下了,但是见到她的那一刻,他知道他心里还有她。可是故事的结局是,这个男人送他爱的女人和她的丈夫安全离开,自己留下面对危险。
  他也该放手了。喻文波想。
     
  "But it hurt just as bad when I had to watch you go. "
        
  如果他跟陈龙在一起真的开心,那么他放手好了。怪他当初自己不知道珍惜。
  West哥,你要好好照顾他哦。
  喻文波低低笑了一声看向宋义进:"义进哥,我知道错啦。"
  宋义进看着他比哭还难笑的笑,揉了揉他的头:"这世上不是所有的喜欢都有一个圆满的结果的,喜欢和爱是不同的。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
  喻文波沉默了许久,终于点头,他看着坐在陈龙腿上说着悄悄话的王柳羿,有点心情复杂。
  相比较于胡显昭给田野的不加掩饰的爱,曾经的王柳羿给他的爱一直很安静。他总是小心翼翼的,希望喻文波可以不要丢下他,可是喻文波那时候是个不当人的小粗森,总是对他的好视而不见。
  喻文波一直以为,王柳羿永远都会等他。然而他把王柳羿伤得太狠了,他终于失望了。喻文波忽然想起来卡萨布兰卡的最后一句词儿:            
      
  "I love you more and more each day as time goes by. "
    

评论(8)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