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年

忙得飞起的大白飞机。復刻奶茶不加棉花糖。

Flight Of The Silverbird(帝国制ABO)

(7)
  无论是作为术士还是战士亦或是刺客,胡彬都喜欢穿着那件连帽斗篷。原因在于隐在斗篷下没人知道他的握刀手势如何。
  出任务的前一天晚上胡彬和谢天宇坐在阳台吹风。谢天宇忽然握住他的手,在他的无名指上戴上了一枚戒指。
  戒指的内壁雕刻着一圈花体字:Icon.谢天宇&Xiyang.胡彬;外围则是银河与星辰,细碎的星光隐于若隐若现的雾带后。胡彬感受了一下,发现那片移动着的雾带是记忆。
  他和谢天宇共同的记忆。
  胡彬抿了抿唇,他的手还被谢天宇握在手心里,谢天宇问他:"这次任务结束了出去度假吗?"
  好像是愿意的。
  胡彬"嗯"了一声,没抽出手。晚些时候等谢天宇睡着了,他点开通讯面板给李元浩发了一条消息:"我决定放下了。"
  我决定放下了。反正那些过不去的过得去的都是要过去的不是吗?
  等这次任务结束,让他彻底标记自己好了。胡彬想。
        
     
  然而这一次的任务出了一个重大情报失误。任务目标的数量远远大于情报所给的数字。
  团队精神链接里胡彬跟他们实时共享着前线被围困的动态,当即决定要来支援。谢天宇用刀狠狠划开对手的颈动脉,吼了一句:"后援只有你一个,你来送死啊?"
  谢天宇沉默了一会儿又问他:"等这次任务结束,能答应我件事不?"
  胡彬没再说话。谢天宇也不催他,和其他人组成三角战略阵型企图突围包围圈,忽然就感知到了熟悉的能量波动,接着青钢影就跃了下来落地就是一个战术横扫,辛德拉的能量倾泻也接踵而至。
  谢天宇抬头看见胡彬正站在辛德拉制造出的悬浮在空中的暗黑法球上,找准时机跃下切入敌阵,刀锋一转便斩开了一条路。
  "你疯了?不是让你不要来?"谢天宇简直被他气笑了。
  "啧。"胡彬委屈。但是胡彬不跟谢天宇计较。
  几个人赶紧撤了出来往安全屋跑,追兵追来的声音和爆炸声混在一起,逼得他们不断提速。胡彬回头看了一眼,来不及多做反应直接从后排跑上来狠狠撞开谢天宇,谢天宇一跄,转头看见有两三根长矛贯穿了胡彬的胸口。
  谢天宇忽然有些手抖。胡彬看着他,忽然无声地扯了一下嘴角,慢慢笑了,向他做了个口型:
  "快走。"
  胡彬直直地往前摔下,谢天宇回过神将他捞在了怀里,手有些抖。
  不应该是这样的啊。谢天宇想。不应该是这样的。
  任务结束以后他们要去度假的啊。要去周游整个大陆,让他可以光明正大地带着他的辛德拉。他们可以去地下竞技场,可以去酒馆欢饮达旦,甚至可以去猎杀一条黑龙。
  可是现在什么都没了。就因为情报失误。
  追兵已经迅速围了上来,他们无路可退了,只能拼命招架。
  空中忽然传来一阵龙吟,一条远古巨龙低空掠过,扫飞一片人,接着高地平和欧阳维奇带着雷克顿和卡兹克跳了下来,为他们开了一条路,让他们上龙背,只有谢天宇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谢天宇!"张文博喊他,同时亚托克斯又释放了一道剑气帮他挡掉一次攻击。
  没有回应。
  高地平气得简直想往他后脑上重重拍一下,仍然是压着性子喊了一句:"谢天宇!"
  这一次谢天宇有反应了。他慢慢抬起头,身上满是斑驳的血迹,看向高地平,眼神呆滞:"大哥……夕阳死了。"
  李雨洲的崔丝塔娜已经在装填巨型加农炮弹准备为他打掩护了,欧阳维奇和高地平对视一眼,同时拉住谢天宇把他往龙背上拖,在远古巨龙起飞的一瞬间,崔丝塔娜来了一发毁灭射击。
  谢天宇喃喃重复着"夕阳"这两个字,忽然放声痛哭起来。高地平蹲下身,只能安慰般捏了捏他的后颈,其他什么都做不了。
  为什么呢?
  传说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守护天使,在他非正常死亡的时候出现把他带回世界,可是为什么,她没有出现呢?
  如果真的有守护天使,求求您了,把他带回我身边吧。谢天宇抱紧了怀里的胡彬,第一次觉得无力。
  还没来得及冠冕堂皇地大声说出"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死亡已经把他们分离。
  那么就让死亡,付出代价吧。

评论(9)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