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年

忙得飞起的大白飞机。復刻奶茶不加棉花糖。

最近除了更文以外
还会杂七杂八写些小故事小短篇系列。
可能会是小甜饼,也可能会是关于生活中的一些事啊什么的,送给我的一位老朋友。
我本人是很久没写过这种零零碎碎的小散篇了,上一次写好像是为了送别,然后再也不见。
这一次也是为了送别,但是一定还会再次相见。
直到死亡将我们相隔。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