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年

忙得飞起的大白飞机。復刻奶茶不加棉花糖。

Flight Of The Silverbird(帝国制ABO)

正文完结章。
         
      
(8)
  胡彬很累了。
  有什么东西把那些沉底的记忆全都搅了起来。他伸手握住其中一片,马上就沉溺其中。
  第一个片段是在黑夜的时候。他半夜下楼喝水,正好发现书房门缝透着亮光。他听到了高地平的低吼:"不可以!他只是个孩子!"
  "他的守护灵是暗黑元首辛德拉,他天生就来自黑暗,有何不可?"管理层中有一人回答。
  "那又怎么样?那他就得去送死?"是欧阳维奇稍高一些的声音,"什么毛病!"
  "你们能护他一时,以后呢?"有一个较为苍老的声音响起,"我们迟早有一天要毁了辛德拉的精神体,要让他和他的黑暗天赋一起下地狱。"
  "你他妈的敢!"高地平似乎是笑了一声,"这事不可能发生在我俩眼皮底下。走吧柚子。"
  听声音他们像是要出来了,胡彬连忙放下水杯翻回房间装睡。不一会儿房门就被轻轻推开了,欧阳维奇的声音很轻:"大哥……我们要出任务了,他怎么办。"
  高地平靠在门框边沉默了一会儿:"明天他生日,陪他过完生日再走吧。"
  有那么一瞬间胡彬有点想哭,他暗暗掐了自己一把,硬是忍着没哭出来,慢慢又睡着了。
  第二天他就收到了来自高地平和欧阳维奇的礼物。欧阳维奇给了他一枚坠子,帮他戴在手腕上:"其实是护身符来着……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高地平送的是一只护腕,蹲下身表情严肃:"这是一个守护图腾,我们不在有她保护你。"顿了一顿压低声音又补充了一句:"小心周围。"
  那天晚上,欧阳维奇在他房间里留了很久,最后摸了摸他的头,俯身亲了亲他的眉梢给了他一个晚安吻:"小宝宝,你要好好的。我们很快就回来。"
  胡彬乖乖回答:"好的。"
  "大哥给的护腕你一直戴着,不要拿下来。"欧阳维奇仔细替他检查了一遍,正好遮住那枚护身符,"小心点,如果有人要杀你,你就杀了他们。"
  "要……活下去啊。"
      
         
  第二个片段他看到了最不愿面对的事。
  几大家族联合设计他把他带到了地下研究所。他们想办法骗出了他的辛德拉,要摧毁她的精神体,甚至企图拿他做实验。
  周围有结界,胡彬召唤不出青钢影。只能发了疯似的挣了开来拧断几个人的脖颈把辛德拉送回虚无。接着他就被狠狠踹倒在地,压制着不让他起来。
  那些实验太折磨人了。胡彬咬着唇承受,疼得脸色泛白,流着泪在地上打滚。可是他们只是冷冷地带着些嘲弄以为地看着他,不断排列组合那些该死的折磨人的咒语。一旦他反抗,就有人上来按住他,他只能狠狠瞪着那些人。
  那恨意就像一把火,一点点从理智开始烧起来,逐渐把杀心燃起来了。他想等他出去了,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一定要把这些人都杀掉。
  有个声音在他耳边不断低语。那些人把他吊了起来泼了一盆冷水就离开了,让他一个人留在黑暗中。他的护腕滑落了下来,掉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露出了欧阳维奇给他那没护身符。
  他们应该找自己找疯了吧。胡彬有些难过地想。他记起了高地平要他小心,记起了欧阳维奇摸着他的头告诉他,要活下去。
  要活下去啊。
  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吵得胡彬头疼。那个声音在说——
  "杀了他们。"
  好。那就杀了他们吧。只要能活下去。
  胡彬咬牙让自己的一只手腕脱臼,痛得不行,冷汗大滴大滴往下砸。他挣开绳子落地,把脱臼的骨头就掰了回去。等愈合的差不多了,他咬破自己的食指在护腕上画了一个召唤阵法,重新戴回手腕。两只金蓝色的天赋瞳仁骤然亮起,辛德拉跟在他身后,而他用血强行召唤出了青钢影。
  地牢门被破开,那些人一个一个死在他面前。他随手捡了一把长刀,不顾一切地斩开一条路。
  要……活下去啊!
  再次见到蓝天的时候,他已经杀疯了。有些人在追捕他,有些人逃了。他最早捡来的那把刀断了刃,又换了一把,一路杀到基地门口,浑身是血。他已经看不清周围的景象也听不见周围的声音了。高地平看到他喊了一声他的名字,可是他却认不出高地平,只是挥刀。
  高地平不得不招架了一下,被震得往后退了几步,叫来了欧阳维奇想办法把他敲昏。他摔在欧阳维奇怀里,失去了意识。
  重新醒来的时候,他已经没有了这段事的记忆。模模糊糊间只听到医生在说着什么"PTSD"啊"大脑自我保护机制"啊之类的词,而高地平和欧阳维奇在他旁边守着他。他确认过辛德拉没事,喊了一声:"哥……"
        
        
  他全都想起来了。
  那种屈辱。那种不甘。那种恨意。
  他可以放下那种不甘,只是在地下竞技场或是极度危险的任务中偶尔再次和辛德拉并肩战斗。他也能放下那种屈辱和恨意,过去的都过去了。但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个怪物。他会证明的。
  都过去吧,胡彬。都过去吧。
  求求您,守护天使。如果您真的存在,请您聆听我的祈祷,求求您让我活下去吧。
  我想活下去。我一定要活下去。
  因为有人在等我。
          
         
  胡彬睁开眼的时候谢天宇正紧紧抱着他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他抿了抿唇,推了推谢天宇:"胖狐狸……你重死了。"
  谢天宇一愣,把他抱得更紧:"你……没事吧?"
  "没事也要被你压得有事。"胡彬声音很轻,又低低补上一句,"我怎么舍得死啊……"
  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几个人把他弄上床让他休息。欧阳维奇扑了上去嚎了两声,被高地平拉开:"快别丢人了,起来了。"
"我不!"欧阳维奇扑腾,"我要找那几个老东西算账!肯定是他们搞的鬼!你放开我!"
  "没事了,"胡彬拉了拉他的袖子,"都过去了,我也该放下了。"
  高地平一愣,摸了摸他的头,拎走了欧阳维奇。
  重新开始吧,胡彬想。他本来就不是怪物。
            
          
  一周后OMG佣兵团高层势力全部变更洗牌。胡彬听说了这件事,哑然失笑。
  不过也挺好,他可以正大光明召唤出辛德拉了。那条三头亚龙看上去挺喜欢她,也该让那姑娘学学除了魔法以外的其他事了。
  至于辛德拉后来和胡显昭的韦鲁斯看对眼这件事,胡彬拒绝谈起。
  有关于李元浩呢,胡彬再没找过他。对此李元浩表示很惋惜,但是他转头就去乱撩同队的刘志豪去了,一点也看不出来惋惜的点。某天和胡彬在路上相遇,李元浩发现他已经被谢天宇彻底标记了,还企图要他请客吃饭,结果被那条三头亚龙一甩尾巴给抽飞了。
  日子总算是好起来了,天天也学会怎么和谢天宇相处了,真不错。
  回到家两个人轮流做饭洗碗,平平淡淡,倒也还不错。傍晚两个人手牵手去散步,有时候谢天宇会抱着他跟他一起看晚霞,还要说些土味情话:"你看夕阳落下来了……落进了我的怀里。"
  二缺谢天宇。胡彬想。耳尖却悄悄地红了。
  不乱于心,不畏将来,不念过往,如此,安好。*
  未来我们要一起走过。
         
         
       
*:语出丰子恺。
*:柚子叫夕阳小宝宝这个梗。是在新老OMG五排的时候。b站有。

评论(10)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