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年

忙得飞起的大白飞机。復刻奶茶不加棉花糖。

无题。

杨兄喝茶。
二十年闲白头,锈甲谢小楼。
请看这风,平地起而不知何去
请看这浪,顷刻涌而不晓因由
三百里洞庭,蛟龙出而伤稼八百里所杀六十万
夏商之交乾坤无道,飞廉殁夏都而力竭
岐山临兵斗阵,九曲黄河恶阵三霄按三才,便是神仙也教得神消魄散折陨于此。
何处起?何处止?人虽不过六百,其中玄妙不啻百万之师。
往后临秋,走鼓楼前后。
谁杀人?谁倒酒?月缺已难圆。
说起飘零。
痴。愚。傻。呆。
喝茶啊文礼。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