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年

忙得飞起的大白飞机。復刻奶茶不加棉花糖。

破阵

现代下的中幻背景
山海经+大宗师的设定
本章涉及shyray,多萝和西宝。
祝食用愉快啦
               
          
         
(2)
  "你来了。"
  一个书生模样的人坐在一口巨鼎边缘看着全志愿,语气熟稔仿若认识许久:"怎么有时间来看老朋友了?"
  全志愿对他并没有印象,干脆没理他盯着鼎看。上面的花纹栩栩如生,他伸手触了触,觉得有些熟悉。
  书生倒也不介意,跳下来一合折扇:"山海鼎。还是南周那会儿的了。还记得么?"
  "南周?"全志愿愣了一下看向书生。
  "是啊。南周。"书生无所谓地耸耸肩,"你不会连这个都不记得了吧?"
  全志愿摇摇头,不再说话。
  "算啦,"书生一撇嘴又爬上鼎,"提醒你一句,离有穷羿氏后人远一点。"
  "有穷羿氏?"余生好奇追问道。
  书生没再回答。他跳进了鼎里。
             
           
    "阿愿?"全志愿睁开眼看见姜承録,后者递给他一杯淡黄色的水,"定神的。加了合欢皮、首乌藤、远志,不苦的。"
  姜承録是知道全志愿怕苦,还特意又递给他一个油纸包。全志愿闻到了桂花糖糕的味道,接过杯子慢慢一小口一小口抿着。
  全志愿拆开纸包的时候桂花的甜味儿就一层一层蔓了开来,还带着些热腾气儿。他开心地拈起一块咬了一口,又想到什么似的问道:"排了多久?"
  姜承録耸耸肩道:"没多久,也就……"
  他的话没说完就被人堵上了。全志愿小心翼翼地亲了亲他又迅速撤回去吃糖糕,低着头不去看他,只是耳尖有点红:"甜不甜。"
  姜承録凑过去吻他,又偏头舔掉他唇角的桂花糖渍:"甜。"
                             
                         
  "诶你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龙吗,"赵志铭闲得睡不着拉着李汭燦躺在天台上吹风问他,"厂长说真龙出世凤凰入世来着……"
  李汭燦听着他的问题,老神在在地盯着夜空,想了一会儿才慢慢开口:"有的。"
  "每一条真龙,除了那些天生的,不是蛟渡劫而成就是鲤鱼跃龙门,"李汭燦忽然转头看向他,伸手握住了他的手,"家里的老人们常说,真龙死前会把自己的龙骨埋在一个灵气氤氲的地方,守护那一方水土风调雨顺平平安安,然后龙魂会出现在昆仑虚上的天外天。"
  赵志铭"嗯"了一声,不说话了,李汭燦也就跟着停了一会儿,然后又说:"爱萝莉。没送我。"
  "老哥我已经跟你道过歉了……"赵志铭一阵头大。
  "想爱萝莉。"李汭燦叹了口气,"在家一个月面对老头子们很无聊。"
  赵志铭是知道他那个术士宗族的老规矩太过繁多太束缚他了的,只好过去亲亲他的脸权作赔礼。
  李汭燦顿时眉开眼笑,忽而又收敛了表情对着赵志铭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往下看去。
  是王柳羿。
  他站在岸边,安安静静的。背对着他李汭燦和赵志铭不知道他的表情,看着他蹲下身,碰了碰湖面。
  水纹一圈一圈荡了开来,李汭燦盯着湖面变了脸色,赵志铭不知道他是看到了或者是感觉到了什么,只能也盯着湖面看。
  很快赵志铭就发现水流完全乱了,无声且迅速,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破水而出。
  水面被破了开来,那东西探出了头和王柳羿对视着,忽然抬了抬头和他碰了碰额,王柳羿忽然笑了起来,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那东西跃起来一卷尾巴卷住王柳羿把他甩到背上,蹭了蹭他。
  只那一跃,李汭燦便看清了,险些跌坐在地上,亏得赵志铭及时扶了他一把。
  那是一条黑蛟。
  李汭燦拉过赵志铭的手写下了一个"蛟"字,看着赵志铭的眼睛点了点头,想和他先回去,眼角的余光却看见那蛟化为人形,正巧将王柳羿压在身下。
  是陈龙。
  岸边的两人玩闹了一会儿并排坐下来说悄悄话,王柳羿靠在陈龙怀里,笑得开心。
  李汭燦赶紧带着赵志铭下了天台,溜回了房间。
      
     
  "诶老哥,没那么夸张吧,就是条蛟啊,"赵志铭非常不客气地占了李汭燦半张床,"OMG那个修炼的术士,谢天宇,还是条九尾狐狸呢。"
  "一旦走蛟,他就要化龙了!"李汭燦压低声音,"更何况无论他是蛟还是龙,一旦被族里的老头子们盯上了就完了。"
  赵志铭刚想笑着说他夸张了,却见李汭燦坐上床表情认真:"想想全志愿。"
  "……"赵志铭不笑了,他深深吸了口气,坐起身看着他的眼睛,"这件事,我们谁都不要往外说,能瞒一时是一时,瞒不住了再说。"
  "先睡吧。"李汭燦点点头说完不再说话了,在他身边躺下心里开始盘算起到时候除了自己人还有谁能来帮忙。
  有时候李汭燦的确是个贱兮兮不当人的小粗森,但是他习惯在有些事发生前想到所有有可能的变故和对策。
  这样才可以确保万无一失,一击毙命。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