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年

忙得飞起的大白飞机。復刻奶茶不加棉花糖。

破阵

现代下的中幻背景
山海经+大宗师设定
本章涉及多萝。shyray。西宝。
祝食用愉快啦
           
          
          
(3)
  "OMG的到了。"
  趁着章回间隙跑堂的伙计凑到喻文波耳边轻声道。喻文波心下了然,冲着底下的看官一摆手,说了句"且听下回分解,今儿先告辞了"就溜了。
  喻文波刚进内堂第一间的时候看见李汭燦正在里间门前和赵志铭说悄悄话,随口打了声招呼问道:"看见蓝哥了吗?进来的时候他不在楼底大堂。"
  赵志铭摇了摇头:"没,内堂里间他也不在。"
  喻文波一挑眉推开了里间大门,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喝茶。不过几分钟,其他人便陆陆续续进来了,喻文波悄悄一抬眼,正看见陈龙牵着王柳羿的袖子进门,微微一眯眼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似的继续喝茶。等人差不多全齐了OMG的也进门了,清一水儿的黑底盘龙扣连帽斗篷,用银线滚了一圈梅花边,只谢天宇的是用金线滚的。
  "那帮人有动静了。"谢天宇坐下来喝了口茶,"唔,老白茶。"
  "果然控制不住了,"田野笑了一声,"得嘞,我们收拾收拾这两天尽早出发。"
             
              
  两日后,终南山。
  李汭燦一拍赵志铭,低声道:"家里有动静了。"
  "你打算怎么办?"赵志铭忙着扎营,头也不抬问了一句。
  "布阵,"李汭燦淡淡道,"不死也要让他们脱层皮。"
  赵志铭应了一声:"这么绝?"
  "德不配位,必有余殃,"李汭燦的声音很平静,语调没有一丝起伏,"不该是他们的就不该要。"
  说话间不过一错身的事。赵志铭站起身笑了起来:"到底是李汭燦……我还真就喜欢你这样的小粗森。"
  "不是我这样的,"李汭燦认真脸,"是我这个人。"
  赵志铭不说话了,只是笑。
                                 
                       
  入夜后的终南山格外安静。    
  姜承録在帮着宋义进扎营,喻文波找到他递给他一个巨大的青铜匣子:"王柳羿让带给你的。"
  "谢谢。"姜承録接了过来斜背在身后,看了他一会儿,没再多说。  
  彼时王柳羿正坐在树上看星星,不时低头默算些星宿的移动轨迹。
  "小宝?"树下人抬头唤他,冲着他张开双臂。王柳羿想都没想就翻了下来,落在他怀里,陈龙亲了亲他的额头问道:"看见什么了?"
  "北方玄武七宿第五宿,危月燕。"王柳羿低声道,"居龟蛇尾部之处。危者,高也,高而险者,多凶。"
  陈龙应了一声揉揉他的头:"来看一下地宫吧。"
  王柳羿由他牵着手乖乖跟着回了营地。喻文波抬头看了他们一眼低头继续写写画画,半晌一丢笔叹了口气:"我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这地宫我真的画不出来。"
  "那你盗洞准备打哪儿?"田野翻了个白眼又塞了口泡面。
  "问蕉蕉问蕉蕉,"喻文波摆摆手,"那儿呢。"
  胡显昭被点名只好老老实实道:"一般来说盗洞打哪儿和星宿有关……可是这么打就和危宿重了。"
  "终南山是龙脉,危宿多凶,这想什么呢?"高振宁挠挠头,忽然又想起来什么,补充道,"等等,多凶又不是大凶。"
  "就按危宿下吧。"明凯咬咬牙道,"明早OMG先布迷阵,其余人打盗洞。都去睡吧,我来守夜。"
  "我现在睡不大着,"姜承録看向明凯,"我先来守第一班吧,等下叫你。"
  "行。"
  明凯等人纷纷回帐,姜承録将篝火又拨得旺盛些,爬上树靠着树干闭上眼,旋即猛地睁开,瞳仁一片赤金色。
  羿之鹰眼。晓古往今来,目之所及皆为领域。
  ––可是他什么都没看到。他只看到了一片浓雾,连残象都没有。不得已他只能布下结界召唤他的图腾。
  不过一会儿就从空中跃出来一只白虎。刚看到他便哼了一声:"别问我我不知道这地方太凶了。"
  姜承録低声道:"想问前辈借一缕虎魄。"
  白虎翻了个白眼就骂:"卧槽你还真是狮子大开口。要虎魄保你的小情人儿是吧?穷奇在这里你胆子也是够大……罢了罢了还有朱雀那老家伙看着你。"
  姜承録咳了一声:"赶紧。"
  "哎呦喂儿大不由爹啊小白菜啊地里黄啊有了媳妇儿不要爹啊……"白虎一边嚎一边将一缕白金色的光团拍在他手上,渐渐汇聚成一枚护指,"喏,虎魄精魂,比你要的档次还高。不到万不得已最好别用。他想起来了没?"
  "没有,"姜承録垂着视线,"那件事对他影响太大了。"
  "哼,"白虎冷笑道,"看清楚了吧。有些人,根本不配做人。下作。呸。"
   姜承録点点头将护指攥在手心,正欲道谢,白虎一挥爪哼了一声:"免了。小子,老夫给你句忠告,万不能沦入修罗道。"
  "多少注意一点自己的事,可别跟你那老前辈似的,看得清后世八百年却看不清自己身后八十年。"
  "切莫步了老夫的后尘,只管杀伐。"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