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年

忙得飞起的大白飞机。復刻奶茶不加棉花糖。

Love & Loss(黑道AU)

文题依旧来自我个人喜欢的Two Steps From Hell
cp暂时主杰宝,西宝暂时单箭头。
后续其他cp有
祝食用愉快啦
           
           
        
(1)
  清一阁,二楼雅座包间。
  "公子,"坐在右侧的男人递过去一份文件,"您过过目。"
  王柳羿接过去翻了一翻,低低笑了一声:"不好吧?"
  "这一批货,从你们的码头进,要抽三分利?"
  男人有些急了:"公子,我们这几年也不抽什么水头了,只要这三成而已。"
  男人身后的师爷似是按捺不住往前跨了一步,被男人拦住,低声呵斥了一句:"不要命了!这是IG本家的小少爷。"末了对着王柳羿补了一句:"公子,别怪他,年轻人太急躁。"
  王柳羿没说话,只是自顾自喝茶,手下忽然有人进来站在王柳羿身边低声道:"小少爷,五少到了。"
  "唔,"王柳羿点点头,"这水头呢,只能抽一分,要是有意见,堂会的时候跟义进哥提吧。"
  "公子……"男人犹豫道,"可否再通融一分?"
  "不好意思,我说了,只能抽一分,"王柳羿盯了一会儿茶盏里的茶叶,放在桌上,站起身准备离开,"告辞。"
           
            
  "West哥!"王柳羿下了楼还没走到那人面前就喊了一声,被他迎上去抱了个满怀,"哥你怎么来啦?"
  "来接你了呀,"陈龙亲了亲他的额头握住他的手,"走吧,我们回家。"
  陈龙牵着他的手慢慢走在最前面,王柳羿另外一只手藏在袖子里晃荡着袖子,手下的人跟在他们身后,而码头负责人还在茶馆的楼上从窗口盯着他们。
  凭什么呢?老子任劳任怨这么多年?凭什么只能抽一分利?
  男人的眼神渐渐阴毒起来,冷哼了一声不再看。
        
           
  回去的路上陈龙顺手给王柳羿买了一杯珍珠奶茶。甜丝丝的,王柳羿嚼珍珠嚼得欢快,到本家的时候正好喝完。
  陈龙送他到内堂门口就离开了。王柳羿推开门,看见堂下已经坐了一人了,正在跟首位的宋义进讲话。这个人的声音很熟悉,王柳羿愣了一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甩上了大门,又手抖着再次打开,怔愣在了原地。
  那人听见动静转过头看了他一会儿,忽然笑了起来:"蓝哥?"
  喻文波。
  是喻文波回来了。
  王柳羿缩在袖子里的手握紧了,强行冷静下来走上前几步:"义进哥,货谈妥了。"
  宋义进"嗯"了一声,笑眯眯地开口:"小宝辛苦啦,阿水……"
  后半句话没说完就被王柳羿打断了。王柳羿知道他要说的是"阿水回来了",可是他不想听:"义进哥,我请个假。"
  宋义进懂他的意思,刚答应下来就看着王柳羿逃跑似的背影,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门在王柳羿身后关上。王柳羿靠着门大口大口喘气,慢慢滑下来,蹲坐在地上。
  王柳羿啊王柳羿,你可真没出息。
  你躲个什么呢?像条落荒而逃的败狗。
  王柳羿讽刺地笑了笑,撑起身离开。
          
        
  深夜的IG基地看上去像是其他所有的普通人家,灯火阑珊,接着灯渐渐熄了都去睡了。王柳羿在床上躺着盯了一会儿天花板,实在睡不着,抓了抓头发爬起来翻上了天台。
  王柳羿斜靠在天台围栏上烦躁地玩着打火机,"啪"地一声甩开翻盖打上火,又合上,有一下没一下地重复着。
  忽然他的头顶投下来一片阴影。来人覆上他正欲甩开翻盖的手,接过了他的打火机"嗯"了一声,上扬的音调,像是有些意外。他翻过来看了看底面刻着A字盾形标志,笑了:"手感有点沉啊,ZIPPO的盔甲机?"
  王柳羿听出来了,是喻文波。他推了推他:"还给我。"
  喻文波没听:"蓝哥,你又不抽烟,什么时候开始玩打火机了?"
  王柳羿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敢抬头看他,只是垂着视线眼神乱飘。
  喻文波又笑了一声,伸手捏住他的下巴把他的头抬起来让他直视着他,力气不大,王柳羿却觉得怎么也挣脱不开。
  "你在躲我?"
  他想说没有,可是看着喻文波的脸,最终还是低声说了一句:"欢迎回来。"
  是啊。欢迎回来。不然还要他怎么说呢。
  "蓝哥你不想我吗?"
  想啊。怎么会不想呢。怎么可能不想呢。王柳羿有点酸涩地想,可是你的心里没有我啊。
  我一直在等你长大啊喻文波,可是你的心里从来就没有我啊。
  喻文波维持着这个动作看了他一会儿,猛地凑近他吻住了他的唇。
  "唔……"王柳羿愣住了。那个吻带着些久别重逢的味道,小舌被卷入口腔纠缠,王柳羿躲不开,眼角的余光瞥见天台上站了另外一个人,慌慌忙忙地推着喻文波。
  那个人是陈龙。
  喻文波已经感觉到了,低低笑了一声不作理会,两双唇分开的时候又重重亲了一下他的唇角才起身看着陈龙:"West哥,好久不见。"
  陈龙的脸上罕见地带着明明白白的怒意,气极反笑,深吸一口气挥拳就冲着喻文波脸上去了。喻文波没动,只是这么看着他,像是在等什么。
  "哥!"王柳羿忽然大叫。
  陈龙的动作停下了,堪堪停在喻文波距离鼻尖不过一寸的地方。他看了喻文波好一会儿,又看了眼王柳羿,收了手转身离开。
  王柳羿慢慢站起来:"没有下一次了。"
  喻文波转过身:"蓝哥你就这么讨厌我?"
  "我操你妈的喻文波你是畜生吗!"王柳羿低着头,忽然哭了,眼泪一滴一滴往下掉,砸在地上,"我认识你的时候你才多大!我喜欢你这么多年,一直在等你长大。可是你呢!你心里就没有我!你不是一声不吭就走了吗!那你走啊你不要回来了啊!你回来干什么?你回来干什么?"
  这回轮到喻文波愣在了原地。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崩溃这么歇斯底里的王柳羿,他看着王柳羿慢慢蹲在了地上抱成一团一抽一抽地哭,蓦然想起来小时候他哭的时候王柳羿会温温柔柔地冲着他笑,给他塞一颗糖。
  后来他再也没哭过,可是王柳羿还是会抿着唇冲他温温柔柔地笑。
  王柳羿是个安静的人。他不懂表达还有点自卑,给出的爱也是安安静静的。只有十分爱他给得起,可是他给了喻文波九分。
  喻文波是知道王柳羿对他的好的。他也知道曾经他喜欢的那个人和别人在一起了而那个人也很爱他。
  其实他什么都知道。
  只是唯独不知道怎么面对王柳羿对他的好。
  喻文波忽然走近了两步抱住他,声音很低:"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我不走了。"
  王柳羿任由他抱着,忽然嚎啕大哭了起来,狠狠推开他跑走。
  说不难过是假的。说放下了是假的。说看到他不惊喜也是假的。
  喜欢他是真的。
  你离开了。我在努力放下你。你为什么要忽然回来招惹我呢?
  为什么我推开你还是会觉得心痛呢?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