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年

忙得飞起的大白飞机。復刻奶茶不加棉花糖。

Hit And Run

点文第一弹!
cp是昭野,为第二弹的杰宝作了暗示
推荐BGM搭配:Lolo-Hit And Run
祝食用愉快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胡显昭喜欢枪的触感。
  狙击枪也好,手枪也罢,甚至是弓箭,都无所谓。
  他喜欢那种,动一动手指,就是一个血洞,目标难以置信地倒地死亡,根本无从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对他胃口。
  田野喜欢刀剑的冷冽。
  唐刀也好,短剑也罢,甚至是双手巨剑,都是一样。
  他喜欢那种,一马当先冲锋陷阵,为身后的枪手开辟出一条路,看着刀尖划开颈动脉时血喷溅而出。
  合他心意。
          
     
  夜色拉开了L市奢靡的帷幕。市里最大最豪华的酒店会所被富豪包场举办舞会,所请之人俱是政客名流。
  挺好的。目标都在,正好一锅端,全部杀完。
  胡显昭抱着他的L115A3在制高点已经耐心等了很久了。找个合适的人在合适的时间扣下扳机,"砰"。
  一击毙命。
  死亡引起了骚动,胡显昭顺着滑索翻进酒店迅速给自己的勃朗宁M1918上膛开始清洗每一个目标,直到舞会的最中心,他停了下来。
  他的枪口指着一个少年的眉心,而那个少年的刀尖也已经抵上了他咽喉。
  少年长得比他还要年轻些,裁剪得体的西装,握着刀鞘的那只手露出了Calatrava腕表,还戴着副眼镜。
  要是身后不是倒在血泊里的死人看上去可真像他的清除目标之一。
  脑子转了一转胡显昭已经反应过来对方也是个杀手,便稍微往后退了一步先一步垂下枪口。少年一愣,刀尖又往前送了送,依旧抵着他的咽喉。
  胡显昭瞄了一眼自己的着装,大了不知道多少码的短袖和大裤衩子,只有一双白扣碎还算上档次,一点都不像个上流人士。于是他笑了一声:"不好吧?"
  "当然不好!"少年嚷嚷,"你为什么杀我目标?你是哪家的?懂不懂规矩?尊重前辈不知道吗?"
  哦豁。前辈?胡显昭一撇嘴:"我还想问你为什么杀我目标?"
  "我管你!"少年气结,"别让我再看到你!"
  胡显昭没来得及接话他已经利落收刀走了。看着那人的背影胡显昭若有所思地打了个电话:"明凯?帮我查个人,我把细节画给你。"
           
         
  "田野。"胡显昭看着那个人的名字,"隔壁兄弟组织的杀手?"
  "是啊,"明凯打了个哈欠,"你怎么认识他的?"
  "没什么。"胡显昭抿了抿唇,起身披上了外套拎起枪盒,"走了,有活儿要干。"
  然而这一次胡显昭的任务又是只完成了一半,他的面前站着田野。
  "胡显昭?"田野这回直接收了刀,"怎么又是你啊?"
  看来他回去也查了自己。
  "碰巧吧。"胡显昭把枪收进枪盒。
  "什么碰巧啊,"田野嘟哝,"喂!我指标没达到没法收到全额定金你养我啊!"
  "行吧。"胡显昭叹了口气。
  田野几乎被他气笑了:"行你个大头菜你赶紧滚!"
           
             
  "明凯,"胡显昭放下枪盒开了盒酸奶一口气喝了大半,"帮我跟进一下那个田野的活儿?"
  "怎么了?他惹你了?"明凯听出来他话里的不高兴,手上还是帮他查了一下,"他后天有个单子。"
  "好的。"胡显昭喝完酸奶,"我先回去了。"
             
            
  现在田野很崩溃。
  算上第一次,他已经连续五次活儿被胡显昭给搅了导致没法收到全额定金。再又一次遇到胡显昭之后田野彻底爆发:"你到底想怎样啦你!"
  胡显昭想了想:"请我吃饭。"
  行吧。就当散财消灾。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捞火锅,田野咬着筷子看着胡显昭吃东西,叹了口气,有点委屈:"我最近是真的穷,我好几单都被你碰了……"
  "没事我养你,你只要做我的昭皇妃就行。"胡显昭喝着汽水,想都没想直接回了一句。
  "你给我滚!谁要做你的昭皇妃!"田野强装镇定地低头吃东西,只是耳尖有些泛红。
  还挺可爱的。胡显昭想。
              
          
  总算有一回田野没有遇见胡显昭了,只是在进行收尾的时候出了些差错。
  他已经没有力气再挥刀了,只能狼狈躲闪。田野靠在临时遮蔽后,看到有什么东西扔了过来。
  黑色飓风定时榴弹。
  田野一撑墙赶紧跑,却还是被爆炸的冲击波给震飞了。彻底失去知觉之前他好像听到了一声枪响。
  他好像还看到了胡显昭的脸。
           
         
  田野醒的时候聚焦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在医院。
  怎么回事?是胡显昭吗?
  田野挣扎着爬起来却被人按住了肩:"别动,在输液呢。"
  确实是胡显昭。
  胡显昭拎了一个保温桶进来,小心把他扶起来把保温桶递给他:"粥。"
  田野慢慢喝完粥看他坐在旁边,带着明显的黑眼圈听歌。
  看来是守了一夜。
  "上来。"田野往旁边挪了挪,"睡一会儿吧。"
  "算是谢谢吗?"胡显昭听话地躺在他旁边,顺手把一只耳机塞给他。
          
  "I was brought up as a southern belle(我本是南国丽人)
I grew into the queen of hell(蜕变而成地狱女王)
You were just a little stowaway(你原是个偷渡客)
That stabbed her way to save herself(为了自保不惜伤人)
You always liked the taste of blood(你总是热爱鲜血的滋味)
And I get off when I point the gun(而我热爱开枪时的快感)"
         
  "野仔,"胡显昭握住他没打吊针的那只手,歪头看着他,"我们以后可以一起做活儿。"
         
  "It's so good to have someone to be so bad with(真高兴能有个作恶伙伴)"
           
  田野沉默了一会儿,调整了一下姿势靠在他的肩上:"好。但是这也不能让我原谅你!"
  "行吧。我给你买了酸奶。草莓味的。"胡显昭看着他脸红的样子有些好笑。
  "……我原谅你一分钟。"田野哼了一声,转过脸不去看他。
  胡显昭:"O_________O"
           
              
  知道田野和胡显昭在一起的时候王柳羿正和喻文波从奶茶店出来:"胡显昭?你们那个年纪轻轻骚话很多的杀手?勾搭上我们小甜豆啦?"
  "嗯。"喻文波嚼着珍珠。
  "啧,"王柳羿吸了一口奶绿,离他远了一些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你们这些骚货没一个好东西。指不定哪天又要勾走一个。"
  喻文波目不斜视继续喝奶茶,伸手不顾王柳羿嗷呜嗷呜嗷呜地求饶准确捏住了他命运的后颈皮。
         
          
  田野看了一眼任务通知,给胡显昭发了条消息。
  "马上到。"胡显昭一边利落收拾枪盒一边回。
  田野笑了一声,戴上腕表,扣好西装扣子拎着刀袋出了门。
           
  "All dressed up for a hit and run."
  "盛装登场,杀完就走。"
 

评论(8)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