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年

忙得飞起的大白飞机。復刻奶茶不加棉花糖。

Teenage Dream

洲际赛点文第二弹!
cp是杰宝,有一点点第一弹的昭野
也作为宝蓝的生贺文写出来。宝蓝生日快乐啦
推荐BGM就是Katy Perry的Teenage Dream
这两天会把第三弹的多萝写出来
祝食用愉快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喻文波早晨刚醒的时候摸索到手机瞄了一眼,发现有趟活儿派给了他。他直接接了活儿去洗漱,准备下楼坐在桌子吃早餐时再认认真真翻出来。
  现在他后悔了。
  胡显昭经过他身边的时候看到他手有些抖,刚想看一眼他的任务他已经把那条消息给关了。
  有点意思。
  喻文波拎上枪盒,背对着他挥了挥手,关门离开。
  怎么看都不像是去杀人的,倒多了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那更有意思了。
         
       
  喻文波坐在甜品店慢悠悠喝着奶茶。他已经有了个计划,并且知道任务目标会在什么时候出现。他低头看了眼腕表,上午十时差三分。
  还有三分钟,喻文波想。
  事实证明喻文波计算得分毫不差。等那人经过甜品店后,喻文波戴上兜帽拎起枪盒不紧不慢地跟在他身后,保持一个恰当的距离。
  枪盒伪装成了琴盒的样子,外套连帽卫衣运动裤和白椰子,露出一小截脚腕,不知道底细就像是路上随处可见的学生。
  那人拎着刚买的菜,一边塞着耳机听歌一边开门。喻文波在拐角处看着他进了门,转过头靠在墙上仰着头深呼吸调整了一下状态。他有点想登录猎人网站匿名发帖:"杀手对自己的任务目标下不去手怎么办?"
           
         
  喻文波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敲门,
结果门反倒自己开了。
  门里的人一愣,边把水表单子贴在门口边把他迎进来:"阿水?你怎么来了?"
  "蓝……蓝哥……"喻文波还举着手维持着准备扣门的姿势。
  王柳羿没忍住笑出来,侧了侧身:"傻站着干什么?进来坐。"
  喻文波心情复杂。
  我是来杀你的。这就是为什么我来了。你还直接让我进门?      
  "有活儿?"王柳羿给他倒了杯橙汁指了指他放在门口的枪盒。
  喻文波低头盯着杯子,想了想决定说句假话:"不……已经做完了。"
  "嗯,"王柳羿没再多问转身进了厨房,"午饭随便吃点吧,晚饭我给你做好吃的。"
  喻文波想开口说"不用了",可是他说不出口。
             
          
  吃完午饭喻文波自觉主动去洗碗。擦手的时候他下意识眯着眼瞄了一眼刀架的位置,脑子里迅速模拟了一遍过程。
  完美。只需要一个时机。
  "去睡会儿吧你," 王柳羿把他推进自己房间,顺手帮他开了空调再关上门。
  喻文波有一瞬间忽然些愧疚。
        
      
  "昭皇昭皇,在吗昭皇,昭皇在吗?"喻文波点开和胡显昭的对话框发消息。
  胡显昭回道:"O_________O"
  "要是上头派给你的任务让你杀田野你怎么办哦?"喻文波想了想又补了句,"在线等,挺急的。"
  "退回去啊。"隔着屏幕喻文波都能想象到胡显昭理所当然的表情,"然后这任务算沉底了业内不会有人接了。这其中利害关系他们算的出来。"
  这样啊。可是你有正当理由我没有啊。喻文波想。
  "早上那个任务是要你杀王柳羿吧。"胡显昭接着发了一句,"你自己考虑清楚。"
  喻文波还没来得及回他胡显昭又发来一条:"王柳羿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家野仔会不高兴。"
  懂了。喻文波没好气把手机倒扣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开始思索对策。
         
        
  然而喻文波想着想着就真的睡着了,等他睡醒已经是四点半了。
  刚出房间就闻到了豚骨汤的鲜味儿。喻文波晃悠进厨房从背后环住王柳羿的腰靠在他背上,王柳羿平日里握着长刀杀人的手此时正拿着菜刀切葱花,他顿了一下,随即继续手下的活儿。
  "睡醒了?"王柳羿低着头边洗手边跟他说话,"等下就能吃饭了。"
  "对我这么好啊蓝哥。"喻文波闭上眼听着他的心跳声,只要他随手拿把刀,捅进去,任务就算完成了。
  如果他下得去手的话。
  而只要他下得去手,就一定能得手。
  因为王柳羿从来对他没有防备。
  喻文波再次觉得有些愧疚。
             
          
  晚饭是豚骨汤面。面上铺了满满当当的叉烧和半只溏心蛋,还撒了点葱花。
  不知道为什么,喻文波握着筷子的手有些抖。
  要不是带着任务来的,真像是老夫老妻相处日常。他瞄了眼王柳羿,后者正低着头慢慢捞面。
  话说有幅画叫什么来着?最后的晚餐?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这么没有防备啊王柳羿?我是来杀你的啊。
  可是你好得我不忍心。
  "蓝哥你是不是喜欢我啊?"喻文波塞了口面问他。
  王柳羿一愣筷子掉在了桌上。
  喻文波你到底是个什么品种的直球选手?
  "我再去盛碗汤!"王柳羿假笑了一下站起来往厨房走,却被喻文波握住了手腕。
  王柳羿回身握住他的手臂,又重复了一次:"我再去盛碗汤,回来再说。"
  现在轮到王柳羿落荒而逃。
            
           
  其实他只是端着碗站在锅前发呆,没注意到喻文波什么时候跟了进来抱住了他。
  他说:"蓝哥喜欢我。"
  哦。知道就知道,说出来干什么啊!王柳羿耳尖有些红:"哎哟别搞……"
  "没搞,"喻文波把他的脸转了过来,"我也喜欢蓝哥。"
  "我们在一起吧。"
  喻文波想明白了。去他妈的任务。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喻文波不记得了。
  王柳羿对他好,是真的好。细致入微琐琐碎碎的那种好。但是王柳羿安安静静从来不说,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的眼睛里向来带着都行可以无所谓的态度,又瘦瘦弱弱有时候还幼稚得像个小孩,可是每每看着他的时候,总是带着些喜悦。
  小到吊汤给他煮面,大到出任务前收集情报,王柳羿总能给他安排好。
  喻文波不傻。
  出完任务请他吃夜宵的王柳羿,总是穿着大几码的连帽卫衣甩着袖子的王柳羿,还有现在红着耳朵尖缩在他怀里的王柳羿。
  他喜欢的王柳羿。
          
           
  "好。"
           
            
  晚些时候,趁着王柳羿洗澡,喻文波把活儿退了,附及理由:"正在和任务目标进行第一次约会。"
  高层叹了口气批准了。
  喻文波删干净消息,去给王柳羿热了杯牛奶,加了半勺糖,放在床头柜上压了张便签:
  "给我的宝:)"

评论(18)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