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年

忙得飞起的大白飞机。復刻奶茶不加棉花糖。

Immortals

推荐BGM就是Fall Out Boys的Immortals
#脑洞邪教拉郎系列
cp是双狐狸组。Icon&Scout。
文风很中二
奇幻商战黑帮都有涉及到
祝食用愉快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Invictus Industries这个项目我们有竞争对手了,"胡彬递给谢天宇一份资料,"隔壁李家的。"
  "嚯,"谢天宇垂着眼把玩着茶杯,低着头让人看不清眼里的情绪,"李知勋和李相赫还没回来呢吧,那么他们准备派哪个代表?"
  胡彬犹豫了一会儿,回答他:"李家的小少爷。"
  "李汭燦。"
  "这样啊,"谢天宇笑了一声,把茶杯放在桌上坐直了抬起眼,"那这个项目我亲自去谈。"
             
              
  银狐和火狐两族向来不对付,于是谢家和李家的对立关系便是个历史遗留问题了,一直延续到黑白两道上大大小小的事。
  谢天宇是银狐谢家近百十年来真正的天才。五岁学会化人,此后开始接手家族产业,打造了一套以胡彬为首属于自己的心腹班子。
  人人都说惹谁都不能惹谢天宇。也许上一秒他还在冲着你笑,眼下那颗泪痣好看得紧,下一秒你就成为了一具尸体。
  心狠手辣的笑面狐。
  其实谢天宇有见过李汭燦,只是那时候后者还小尚且化不成人。
  那天李汭燦偷偷溜出来玩,从墙上跳下来的时候正巧毁了一盆花。不巧的是,那是谢天宇养的花。
  然后李汭燦就被谢天宇提溜着尾巴拎在了空中。
  李汭燦张牙舞爪地扑腾着,记住了这张好看得过分的粗森脸。
  "粗森还不快把我放开你知道我是谁吗!"尾巴被人拎着的感觉真不好受,李汭燦左扭右扭试图挣脱。
  "知道啊。"谢天宇笑眯眯地又往上提了提。
  "那你敢这么折腾我,"李汭燦狠狠瞪了他一眼,"信不信明天就让你在这儿活不下去?"
  谢天宇收敛得太好。他一眼就认出了小火狐是哪家的而李汭燦却不知道他的底细。谢天宇捏了捏他的尾巴:"不信。嘻嘻。"
  猖狂!还敢捏!李汭燦愤愤想,他又扭了一下,恶狠狠开口:"你到底谁啊你!"
  谢天宇坏笑着作势要松手,李汭燦吓得扭身前爪抱住他的手腕,他看着谢天宇凑近他:"你说我是谁?"
  "你……你是谢家的!"李汭燦看到他的眼睛一瞬间变成了赤红色的竖瞳,立刻反应过来,挣扎得更激烈了些,"你赶紧放开我!不然我就弄死你!"
  "好啊,那你倒是弄呀,"谢天宇看着他前爪抱着自己的手腕明明害怕得不行还要嘴硬实在好笑,"要不要试试飞天的感觉?"
  "……你敢!"李汭燦委屈得不行,这死狐狸到底怎么回事啊。
  "不好意思。"谢天宇慢悠悠道,"我真的敢。"
  谢天宇真的松手了。
  李汭燦吓得扑腾都忘了,闭上眼满心凉凉。结果等了半天没感受到坚实的地面倒是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他被谢天宇接住了。
  温软的小毛团子还在抖。李汭燦一愣,反应过来忍着眼泪嗷呜咬了他一口跑了。
  挺有意思的一个小东西。谢天宇想,那一口也不狠,只有一圈浅浅的牙印。近几年他也听说了些李家小少爷的事迹,还有些诸如年纪小小出手倒是老辣之类的评价。
  那么这次谈判应该会很有趣。谢天宇有点期待。
           
            
  看到谢天宇的第一眼李汭燦就认出了这张对他来说是粗森的脸。
  来谈判之前胡彬已经给他看过李汭燦的照片,谢天宇想了想,决定装作认不出。
  李汭燦简直火大,恨不得当场把谢天宇咬死。更可气的是他居然还轻飘飘看着他来了一句:"乖一点行不行?别嘴硬。"
  "大人抢项目小孩儿别说话。"
  哦豁。你还以为我是当年那个被你单方面欺负的小狐狸?做你妈的春秋大梦去吧。向来在外人面前眯着眼笑得乖巧的李汭燦睁开眼冷冰冰盯着谢天宇那张笑眯眯的欠抽的脸。
  气氛沉默了一会儿。会议室里只剩了他们两人,李汭燦忽然笑了,笑得甜丝丝的,眼里却没什么情绪地盯着他:"这个项目我们是一定要拿下来的。"
  "这样吗,"谢天宇看着他站起来,走到自己面前站定,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自己,"项目可以给你们李氏,但是你们得拿东西来换。"
  "放心,我要的你们肯定有。"
  李汭燦皱了皱眉:"要地要人?"
  谢天宇不说话了,翘着腿似笑非笑地把玩着打火机,慢慢腾腾抽了一口烟,接着猛地一拉李汭燦。李汭燦重心不稳地摔在他身上,刚想撑起身就被他捏住了下巴。谢天宇的脸上带着些笑意,只是这笑意没到达眼底,狐狸眼冷冰冰地眯着,拇指抚过他的唇线,将烟吐在了他的脸上:"要你。"
  李汭燦一愣,蓦地红了耳尖,面上却仍是清清冷冷的样儿,细长的眸子斜了他一眼,拿开谢天宇的手起身理了理衣摆:"谢少说笑了。"
  "我是不是说笑你不清楚吗,"谢天宇抽完烟,随手摁灭在烟灰缸里,站起身走近李汭燦,后者退无可退一手扶着会议桌边缘一手撑在谢天宇身前,"真怀念那时候你抱住我的手腕抖的样子……"
  这回李汭燦红的已经不只是耳尖了。他狠狠一推谢天宇:"滚呐!"
  "反应这么大?"谢天宇退后了些站直了看他。
  "谁他妈的要跟你上床?"李汭燦狠狠剜了他一眼,"配钥匙三元一把十元三把您配吗?"
  得。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毒舌。
  "你想到哪里去了?"谢天宇一脸无辜,"我要你陪我吃顿饭不行吗?"
  你是个什么品种的狗东西?李汭燦愤愤想,装什么正经狐狸?
  "告辞,"李汭燦垂下视线不去看他,"我说了,这个项目我们是一定要拿下来的。"
  "我很期待下次见面哦。"谢天宇坏笑,"要我送你么?"
  "不用!"李汭燦作了一次深呼吸努力平静下来,握着门框的手攥紧,听到谢天宇在他身后笑了一声终于没忍住狠狠甩上门发出一声巨响。
  挺可爱的,谢天宇想。真期待下次交手。
  来日方长嘛。
      
 

评论(1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