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年

忙得飞起的大白飞机。復刻奶茶不加棉花糖。

Immortals

(2)
  李汭燦回去以后不大高兴。
  小狐狸狠狠咬了一口巧克力棒变回了原型把自己团成了一团,缩在被子里谁叫也不听。
  等李知勋和李相赫回来管家告知这件事的时候李相赫还以为是谈判失败了,管家淡定摇了摇头:"谈判还没个定数呢,只是小少爷一见到谢家少爷脸色就不大好看了。"
  那多半就是那个谢天宇干的粗森事了。
  李知勋叹了口气:"我去哄哄他吧。"
          
          
  "多多?"李知勋戳了戳被子里的一团,小家伙抖了抖又不动了,他有些好笑地掀开被子,发现李汭燦大半张脸都埋了起来只露出两只眼睛盯着他看。
  "怎么了?谁惹你了?"李知勋把小狐狸抱在怀里,给他顺了顺毛。
  李汭燦相当自觉地把火红的尾巴缠上他的手臂,半晌才闷闷回答他:"谢天宇是个粗森。"
  看吧。果然是他干的不当人的事。
  "他说项目可以给我们,"李汭燦声音越来越低,"但是他要我。"
  胆子这么大的吗敢调戏自家宝贝多多?
  "做梦。"李知勋冷笑。
  谢天宇真他妈的讨厌。李汭燦想,就凭着年长几岁先一步会化人了不起?
  对,就是了不起,可以为所欲为。
  "好啦,"李知勋把他举起来,故意逗着他笑,"辛巴!"
  李汭燦眨巴眨巴眼睛,果然被逗乐了。
                  
             
  第二次谈判的时候李汭燦的背影挺拔得倒真像是狮子王。唇线抿得锋利,细长的眸子冷冷地眯着,心里盘算着怎么扳回一城。
  诶。李汭燦眼珠子一转,安排上了。
  谢天宇准点到的会议室,两个人不约而同把带来的其他人留在了门外。李汭燦听到他进门的声音,有点紧张地揪紧西裤膝盖部位那一片布料,又若无其事地松手。
  小脚西装裤露出了一小截细白的脚腕。谢天宇瞄了一眼,坐在了他对面。
  一瞬间气氛有些尴尬。当然,是单方面的尴尬。
  老狐狸谢天宇早就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眯着眼睛看着李汭燦眼神飘忽不定,估摸着小家伙大概是在打什么坏主意又在犹豫,只好秉承"我自不动如山"的理念稳坐钓鱼台。
  李汭燦像是下定决心般站了起来,谢天宇心里暗笑,面上却仍是一派老神在在的样儿。李汭燦咬了咬唇,慢慢走到了谢天宇面前。
  哦哟,我倒要看看你要放什么狠话。谢天宇相当自信自己能反驳回去。
  然而他没猜对结局。
  李汭燦坐上了他的大腿,双手环住他的脖颈,火红蓬软的狐狸尾巴缠着他的腰,贴着他的上半身笑得眉眼弯弯,眼神里带了些惑人的意味。
  狐狸一族与生俱来的天赋。
  可惜,老狐狸就是老狐狸,脑子一转就有了对策。
  李汭燦看到谢天宇直勾勾地盯着他,想着银狐谢家百十年来的天才也不过如此,还装什么正经狐狸,这不照样被他搞定了吗。
  谢天宇一只手揽着他的腰肢收紧:"这是干什么?"
  "你不是要我吗?"小狐狸撑起身看着他,下一秒就意识到了不对劲,再仔细一看谢天宇的眼神里哪有半分被魅惑得意味,一推他就想跑,却因为腰上的那只手跑不了。
  凉凉。这个要慌,问题有点大。
  谢天宇捏着他的下巴低低笑了一声:"这么等不及了?嗯?"
  我不是我没有!李汭燦使劲儿想挣开他,却被谢天宇吻住了唇。谢天宇揽着他的那只手往下移了移,准确捏住了他的尾巴根。
  糟糕。命运的尾巴根被捏住了。李汭燦不敢再挣扎,被迫承受这个吻。
  会议室的大门忽然被推开了,眼角的余光告诉自己来者是李知勋。你完了,李汭燦心里有些小得意地想。
  谢天宇显然也看到了,反而吻得更深了些,还故意弄出了些水声。李汭燦眨了眨眼,眼泪就落了下来。
  谢天宇一愣,放过他的唇,却仍然没松开他。
李知勋看着他的眼神阴冷:"放开他。"
  "你怎么不问问你弟弟是不是他投怀送抱啊?"谢天宇捏了捏李汭燦的尾巴根,满意地听到他呜咽了一声。
  "你怎么不做个人呢?"李知勋简直想把他的头拧下来。
  谢天宇又笑了一声,放开李汭燦,看着他扑进哥哥怀里,还有些抖:"哥……谢天宇是粗森。"
  李知勋拍着他的脊背低声安慰他,末了狠狠瞪了一眼谢天宇:"我弟弟你也敢欺负?再敢动我弟弟一下,我就把你砌进水泥里。"
  谢天宇看了眼埋在哥哥怀里只露出一只眼睛的小狐狸,已经反应过来被他下套了。
  小子,你还是太嫩。
  "过来。"谢天宇看着他慢悠悠开口。
  李汭燦还没来得及怼回去谢天宇又说了一句:"我以前养了一盆绣球花来着。"
  哦豁。完蛋。这回玩脱了。
  谢天宇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没有动,李汭燦认命地走过去再一次坐上了他的大腿,乖乖环住他的肩颈低声说:"哥先回去吧,我一会儿就回来。"
  啧。垃圾谢天宇。李知勋想,别让我找到机会弄死你。
  谢天宇直接把李汭燦抱回了家。
            
          
  胡彬现在很崩溃:"你为什么把李家小少爷给抱回来了?"
  "他要跟我回来的啊,不信你问他。"谢天宇瞄了一眼把头埋在自己颈窝装死的李汭燦。
  "我X你个DJ,"胡彬觉得头都大了,"是个人都不会信你的鬼话。"
  谢天宇很认真地回答他:"可是咱俩都不是人啊,我是狐狸你是术士。"
  胡彬没辙了,微笑着离开:"您也真是不嫌累得慌。"
  听到胡彬走远的声音,谢天宇低头问他:"宝贝儿,这里只剩我们两个了哦。刚才玩儿的开心吗?"
  李汭燦不说话。李汭燦装死。
  "不说话是吧,"谢天宇把他又往上托了托,吓得李汭燦贴紧他把他搂得更紧了些,"那待会儿日到你说话。"
  "不要!我……我还没成年!"李汭燦脸红地闭着眼嚷嚷,"你是粗森!放我下来!"
  "不放,"谢天宇把玩着他的尾巴,"你还没见过我粗森的时候呢。"
  是吗!在我眼里你就是个粗森了!
  李汭燦简直委屈,声音都软了几分:"放我下来吧……"
  "行,"谢天宇笑眯眯地爽快答应,"把我哄开心了我放你下来。"
  李汭燦认真思考了一会儿,学着谢天宇的样儿凑过去亲他,毫无章法地一点一点舔着他的唇瓣,结果听到了"咔嚓"一声响。
  谢天宇拍了照。
  李汭燦委屈得不行,谢天宇刚一把他放下来头都不回就跑了。
  得,还是跟小时候一样,除了没咬自己而已。
  不过刚刚也算另外一种咬吧?
             
            
  李汭燦一进家门就看到了正襟危坐的李知勋和李相赫,变回原型啪嗒啪嗒跳进李知勋怀里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痛骂:"老子要把谢天宇头拧下来。"
  "好好好,"李知勋心疼得给他顺毛,"哥帮你。"
  李相赫配合着把他抱过来安抚他,没多久发现小狐狸已经把自己团成了一团在他怀里睡着了。
  "去查一下谢天宇的底细,"李相赫没什么表情,"下一次我亲自去。"

评论(1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