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年

忙得飞起的大白飞机。復刻奶茶不加棉花糖。

Heroes

250fo福利点cp第一弹!
cp是ray燦,为第二弹的昭野作了暗示
超级英雄梗。
李汭燦的能力是艾瑞莉娅的技能,全志愿的能力是锐雯的技能。私设李汭燦是暗裔血脉。
推荐BGM搭配是Måns Zelmerlöw的Heroes
祝食用愉快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夜深了。
  李汭燦抱着刀袋蹲在滴水兽上望向远方。现在他眼下的这座城市不同于白天的端庄华贵,更多的是带着些奢靡放纵。
  夕阳落山是个信号。除去提醒了狂欢的猎艳的人即将到来的夜生活,还提醒了犯罪的人,直到夜色将罪恶的序幕完全拉开。
  李汭燦等人就是为了从罪犯的阴谋破坏下保护这座城市而存在的。
            
          
  风流出现了一点点细小的紊乱。有人来了。
  李汭燦瞥了一眼,看到全志愿把巨剑放在地上蹲在了他旁边,给他递了个油纸包和插好吸管的维他奶。李汭燦接过来打开油纸包,还是热的,是草头饼。
  "上半夜看起来没什么事,"李汭燦慢悠悠啃着草头饼,"等下谁和我们交接守夜?"
  "胡显昭和田野。"全志愿想了想回答他。
  李汭燦应了一声,看看时间拿着油纸和空了的的豆奶盒子站起身:"走吧,他俩到了。"
  不同于以往默契得无需多言地交接,李汭燦刚准备跳下滴水兽的时候被田野叫住了。他听出来田野的犹豫和说话时的吞吞吐吐,表达又有些辞不达意,以为是田野背着他搞了些什么不当人的事,嘻嘻哈哈一挥手:"没事儿!我们先回去啦!"
  "李汭……"田野那个"燦"字还没出口,他已经翻了下去稳稳落地了。
           
           
  李汭燦远远就看到EDG灯塔最高层会议大厅的灯还亮着。刚跟着全志愿上楼准备打卡签到,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人在翻看会议大厅门前陈列走廊的册子,上面写满了EDG有史以来所有人的荣誉。
  李汭燦看清了,他在看的那一页,是属于自己的。
  他愣愣地站在原地,拎着的刀袋"啪"地掉在了地上。
  那人听到声音转了过来,是李相赫。
  "哥……"
             
           
  "你来干什么?"李汭燦握着茶杯的手指有些泛白,抱着腿窝在沙发里,眼睛只是盯着飘散开来的蒸腾的热气
  他问的不是"你怎么来了",而是"你来干什么"。
  李相赫毫不在意坐在他对面继续翻看那本册子:"有任务。"
  "嚯,"李汭燦冷笑,"请你离开。在EDG管辖范围不需要你来插手。"
  "你不是克拉克肯特,多多。"沉默了一会儿李相赫合上了册子,"现在的你像是露易丝莱恩*。"
  "滚呐!"李汭燦终于忍不住狠狠将茶杯用力掼在桌上,"我会证明给你看的……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你逃不掉宿命的,"李相赫站起来起身离开,慢悠悠拉开门站定,"这是我们家的传统啊。"
  "你逃不掉的。"
              
             
  全志愿想安慰一下李汭燦,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们是超级英雄,是守望者,他们能拯救得了所有人除了他们自己。
  想来还真有点悲哀。
  于是全志愿伸手拉过李汭燦把他的头摁在怀里,笨拙地一下一下顺着他的脊背:"我在呢。没事啊,我在。"
  李汭燦沉默了一会儿推了推他:"走啦回去睡觉,明天有任务要做。"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李汭燦想。
              
               
  李汭燦已经三天没有和全志愿一起搭档守夜了,不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就是找不到人影。全志愿实在担心他,想了想和胡显昭换了班去找李汭燦,看看他到底在做什么。
  然而他是真的不敢相信他看到了什么。他甚至根本不敢认那是李汭燦。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李汭燦。
  彼时将近午夜,全志愿跟着李汭燦进了酒吧。修身的西裤勾勒出纤长的双腿,露出一小截细白的脚腕。李汭燦坐在吧台边翘着腿喝酒,笑眯眯地,带着说不出的慵懒和媚态。
  没多久便有个男人靠近他。男人掐住他的下巴亲了他一下,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话,李汭燦伸手环住他的脖颈,歪着头朝他笑了笑,随即拧断了他的脖颈。
  酒吧里这种事发生得太多了,立刻就有伙计上来把尸体拖走。李汭燦跳下高脚凳就看到了全志愿站在他面前。他一愣,推了推全志愿准备离开。
  全志愿看清了,李汭燦赤红色的瞳仁。
  "多多,"全志愿伸手握住他的手腕,"跟我回去吧。"
  "别急啊,夜还长着呢。"李汭燦抽了抽手腕,没抽出来,转身低低咆哮,"放手!"
  全志愿握得更紧了些:"不放。你看看你现在像个什么样子?为什么杀了他?"
  李汭燦一肘抵在他身前,回身按住他的肩狠狠把他推坐在一边的沙发上,跨坐在他的身上用血红色的瞳仁盯着他:"你看看我的眼睛。我是暗裔,本来就是怪物。"
  不像平时总是眯着眼笑,他的表情嘲讽,眼神锐利而凶悍,那一点红却又太吸引人,于是全志愿伸手抚了抚他的眼尾。
  李汭燦的手覆上他的手背,贴在自己的脸上。他的手比全志愿的小一些,慢慢贴紧他在他耳边低声说:"我杀他是因为他讨厌。他刚刚问了我一句话。"
  "给操吗。"
  "这人太讨厌了,我就把他杀了。"
  "不过,如果是你的话,说不定可以哦。"
  全志愿叹了口气,抽出自己的手转而覆上他的手背认真看着他:"多多不是怪物。"
  "你拯救了这座城市一次又一次,很多人的命是你抢回来的。"
  "暗裔又怎么样?"
  "我的多多从来不是怪物。"
  "我们回家吧。"
  那天回灯塔的路上,全志愿拐进二十四小时便利店给他买了一支可爱多。
              
             
  "上次换班了来着,介意今晚帮我们守夜吗?"田野眼神亮晶晶看着李汭燦,"我有事。"
  "你有什么事?"李汭燦疑惑。
  "那个……嗯……"田野耳尖有些红,"和昭皇约了去看电影来着。"
  "午夜场的电影啊,"李汭燦坏笑,"该不会是午夜成人小电影吧?"
  "不是!"田野锤了一下李汭燦转身就跑,"别忘了帮我们值掉啊!"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李汭燦又抱着刀袋蹲在滴水兽上凄凄惨惨戚戚的原因了。
  不过不要紧,快凌晨的时候全志愿总会给自己送夜宵来陪自己一起守下半夜的。
  他有点想吃城北的小笼包了。
  刚想发消息给全志愿,通讯器先响了:"Scout,港口要进一批危险违禁品,你去盯一下,不能让任何人得手。"
  "在路上了。"李汭燦立刻站起来背上刀袋在楼顶上穿梭跳跃,"预计到达时间是在三分钟后。"
            
            
  夜晚的海边总是带着些凉意。
  速战速决。他想,赶紧解决完任务。
  李汭燦哆哆嗦嗦摸出手机想让全志愿等下再给他带一杯热饮来,眼尾的余光发现码头已经在卸货了,赶紧收了手机隐在暗处静观其变。
  集装箱被打了开来,码头起重机将里面的货吊了起来。他断断续续听到负责交接的人的话语,在说些诸如"毁灭机甲""镜像复制""超AI"这样的词。
  只能先毁掉再说。
  李汭燦慢慢闭上眼睛,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眼里一片赤红。他一抖刀袋,飞出一片刀锋斜斜刺入负责人,另一片刀锋则刺入他斜后方枪手,接着两片刀锋相向飞行,一路划开四五个人的咽喉。
  "是Scout!小逼崽子,"有人冷笑了一声,"正好试试机甲!"
  不就是个大个子破机器人吗。李汭燦哼了一声冲向了目标,却不料被它躲过。
  堪堪收住利刃冲击的攻势他就看到机甲向他冲了过来,李汭燦来不及躲避只好直接进入防御状态为自己的刀锋蓄力,硬接下来才直线释放刀锋闪到一边。
  他算是知道他听到的镜像复制是什么狗屁玩意儿了。只要是他用过的招式都会被复刻下来对付他。
  这很难办了。
  要不是它没有刀锋,可能他已经被击杀了。
  而它可以无限消耗他,只要他的体力先被消耗完,他就必死无疑。
  他的进攻它在复制,他的闪避它也在模仿。李汭燦喘着气站在原地狠狠瞪着它,而它也停下来不动了。
  这样下去真的要死了。李汭燦委屈,他还没吃到城北的小笼包呢。
  只要把它的头拧下来就行了吧。
  他咬牙站直了,作了个深呼吸,再一次发起了利刃冲击,朝直线发射剩下的所有刀锋,形成一道菱形的剑阵,借力跃起,却被狠狠格挡开摔在地上。
  这一次李汭燦是真的没有任何力气站起来了。
  机甲朝他走来,抬起脚对着他慢慢踩下。李汭燦干脆闭上了眼睛。
  他听到了一声巨响。自己身上却没有任何痛感。
  李汭燦睁开眼,看到了全志愿双手握着激荡圣灵能量的巨剑向前斩击,借力跃向空中猛击地面将它震飞跟上疾风斩彻底摧毁了它。
  码头上剩余的犯罪分子早已四散而逃,全志愿皱了皱眉没去追,用力将巨剑插在地上,转身蹲下把李汭燦扶起来:"没事吧?怎么不告诉我?你知不知道……"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李汭燦打断了。李汭燦委委屈屈抽了抽鼻子,眼里的血红色一点一点褪下去:"全哥……我想吃城北的小笼包。"
  全志愿一愣,李汭燦已经在他怀里闭上了眼。
             
          
  李汭燦醒来聚焦了一会儿看到雪白的天花板,反应过来自己在医院。
  "醒了?"田野看了他一眼戳着手机,"再躺一会儿吧,还在输液呢。没什么大事,明天再观察一天就可以出院了。"
  "……"李汭燦摸索到眼镜戴上,"哦。"
  他有点想问"全志愿呢?",但是他没有问出来。
  "我先走啦,"田野戳了戳他的脸,"蕉蕉在等我吃饭呢。"
  已经从"昭皇"变成了"蕉蕉"啊。李汭燦翻了个白眼:"滚滚滚,赶紧滚。"
  田野走之前还不忘关了门,气得李汭燦差点跳起来骂他粗森。
  不过一分钟门又开了,李汭燦没好气转过脸:"你是什么东西忘了又回来了?"
  "……"来者叹口气,把他扶起来,"多多。"
  哦豁。是全志愿。
  一瞬间李汭燦的气全消了。
  全志愿拎着个保温盒坐在陪护椅上,瞄了一眼他打着点滴的右手,拆了筷子打开保温桶,从里面夹了一只小笼包凑到他唇边:"你想吃的城北的小笼包。"
  李汭燦愣愣地张嘴。小笼包是温的,不是特别烫,也没有完全凉掉。
  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点想哭。
  大半夜的有哪家店会现做现卖小笼包?但是李汭燦知道,只要他想,全志愿就会去给他找。
  更何况,其实他也不是特别想吃城北的小笼包。
  他只是喜欢那个会来给他送小笼包的人。
  吃完小笼包全志愿笑眯眯地看着他:"吃了我的小笼包就是我的人了哦。"
  "谁……谁教你的?"李汭燦咬着维他奶的吸管看着他。
  "田野。"全志愿老实交代。
  粗森田野。李汭燦想,套路韩国友人。
  "趁火打劫……"李汭燦嘟哝了一声,又小小声补了一句,"OJBK"
  看着全志愿有些疑惑的表情李汭燦解释:"OJBK是我喜欢你的意思。"
  "好!"全志愿开心地亲了亲他的唇角。
             
             
  刚出院后的一周高层没有安排任务和常规守夜给李汭燦。
  晚些时候全志愿斜倚在床头,李汭燦坐在他腿间靠在他的怀里,分享着一副耳机一起看漫画。
        
  "Don't tell the gods I left a mess(不要告诉上天我留下这棘手的难堪)
I can't undo what has been done(那注定是覆水难收,难以挽回)
Let's run for cover(就让我逃离,寻求庇护)"
     
  李汭燦曾经想逃离。
  他害怕别人知道他的身份,说他是个怪物,是个谋杀者,是个杀人凶手*。
  人们似乎天生就对暗裔抱有偏见,连同他的哥哥李相赫都被人称为大魔王。
  所以他想逃。逃到没人认识他的地方,开始一个新的生活新的人生。
  虽然他逃不掉。
  人们说起他的时候,总会说他是那个统一地底世界黑暗生物的大魔王的弟弟。他无处可去。
  直到EDG灯塔问他愿不愿意成为一个守望者。
  出生不是错,天赋不是错,重点在于,你怎么运用你的天赋。
  于是李汭燦同意了。
  意味着他和过去一刀两断。
  他不会再动用他的天赋了。
           
  "To go sing it like a hummingbird(要向蜂鸟那样尽情高歌)
The greatest anthem ever heard(这壮美的旋律终将有被细细聆听之时)
We are the heroes of our time(我们是这个时代无可替代的英雄)
But we're dancing with the demons in our minds(尽管心中盘踞着与欲望为伍的恶魔)
We are the heroes of our time(我们也是这个时代无可替代的英雄)
Heroes oh(英雄的楷模)"
      
  有几次任务李汭燦差点死掉,最严重的一次,他不得不再一次动用他的天赋。
  可是为什么,明明是他救下来的人,却要指着他尖叫地喊他是个怪物呢?
  李汭燦觉得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他身上,而他无处可藏。那些目光像探照灯像透视射线一样将他从头至脚评判了个遍,打上了"怪物"的烙印。
  那些刀锋原本围绕在他的周身,失了控全部掉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他却除了低着头站在原地蹂躏着衣角什么都做不了。
  他可以听见周围的窃窃私语声,他觉得有些无助,祈祷现在有人来救救他。
  "你们在干什么?"
  他听见了一个人的咆哮。是全志愿的声音。
  "你们就是这样对待救你们命的人的吗?"
  有人质问:"EDG灯塔为什么收留一个怪物?他是暗裔……"
  吵死了。李汭燦抬起头,瞳仁里的血红色泛着杀气,只要他想,他们都得死。
  这个时候全志愿大步上前把他摁在怀里捂住他的耳朵说话了。
  可是他还是听见了。
  他在说:"谁说暗裔不懂守护?谁说暗裔全都是坏人?"
  李汭燦有点想哭。
          
  "The crickets sing a song for you(那渺小的蟋蟀也为你高歌)
Don't say a word, don't make a sound(无需作声,缄口不言就好。)
It's life's creation(这就是新生命的创造历程)
I make worms turn into butterflies(就让我冲破蚕蛹,化茧成蝶。)
Wake up and turn this world around(恢复曾经的理智)
In appreciation(让这世界变成众生的恩典)
     
  所谓新生,是指心态的改变。
  不乱于心,不畏将来,不念过往*。
  过去的总归要过去,这是无可奈何的事,在无可奈何之中,总有新的希望在生长*。
  到底还要守护这座城市多久,救下多少人,才能证明他不是个坏人呢?*
  李汭燦不知道。但是李汭燦喜欢EDG灯塔,喜欢EDG灯塔里的人,所以他决定坚持下去。
  未来的事未来再说吧,重要的是当下。
         
  "He said I never left your side(他曾说我从未离开过你)
When you were lost I followed right behind(即便你已迷失,我也紧随在你身后。)
Was your foundation(我会是你避风的港湾)
Now go sing it like a hummingbird(现在你要像蜂鸟那样高声歌唱)
The greatest anthem ever heard(那是世间最美的旋律)
Now sing together(现在让我们一同高歌)
        
  对于全志愿,李汭燦第一次心动是他在被所有人议论的时候全志愿站了出来把他抱在怀里维护他。
  全志愿会纵容他所有的脾气,会给他带夜宵陪他守夜,会陪他训练,是真的在认认真真对他好。
  李汭燦有时候装着嫌弃他的样子,其实他对自己的好心里都明白。
  偶尔他偷偷瞄全志愿被发现了,后者冲着自己笑他会别扭地装作没看到,心里却会想着他是不是也有一点喜欢自己。
  直到那天全志愿说"我的多多",他才觉得,全志愿可能真的有点喜欢自己吧。
  那笨蛋全志愿,你什么时候来跟我告白啊?
             
  "We keep dancing with the demons(我们继续和魔鬼斗争着)
You could be a hero(你会成为一名英雄)
      
  全志愿喜欢李汭燦。
  有时候他想,自己的代号Ray,加上他的多多名字的最后一个字,正好就是"汭燦"的音。
  可是小傻子多多好像不知道自己喜欢他。
  那一次他愿意给李汭燦出头,这一辈子他都愿意给李汭燦出头。
  如果连自己队伍中的一员都拯救不了,那还有谁他能拯救呢?*
  更何况那是他的多多。
           
         
  "We are the heroes(我们就是英雄)"
            
          
       
*:新52重启之后,露易丝·莱恩在超人死后获得其能力,成为超级女侠。
*:这个"恨"是两用。一作"遗憾",二作"厌恶"。
*:3-er,monster,killer,murder。
*:语出丰子恺老先生。
*:语出汪曾祺老先生。
*:化用了春决前李汭燦自己的话"到底要拿多少MVP,才能证明我是LPL最强中单。"
*:原话是"If we cannot save one of our own,who else can we save?"是现任罗宾达米安韦恩在DC动画电影"正义联盟大战少年泰坦"里的语句,说的对象是渡鸦。并且达米安对渡鸦是有好感的。

评论(1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