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年

忙得飞起的大白飞机。復刻奶茶不加棉花糖。

Believer

抓住七夕的小尾巴233
推荐BGM是Imagine Dragons-Believer
250fo福利第二弹!超级英雄系列,cp是昭野。
设定胡显昭的能力是韦鲁斯的技能,田野的能力是锤石的技能
祝食用愉快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EDG灯塔里的人都知道胡显昭是个独行者。
  不是不喜欢合作,而是不擅长合作。他出手实在太快了,思维又天马行空般跳跃大胆,没人能完美配合他跟上他的节奏。
  于是很多人渐渐都忘了胡显昭其实只是个刚满十八岁的小孩这件事,只说他是头独狼。
  胡显昭对此心知肚明。但是无所谓,胡显昭想。
      
       
  入夜后胡显昭一个人背着箭袋蹲在滴水兽上抽烟。两块五一包的大前门,弓盒就放在身侧。
  "硬中华?"王杰在轮班的时候问他,"不太纯啊,但是挺好闻的。"
  胡显昭摇摇头,将烟盒递给他看,王杰"哦"了一声:"怎么喜欢抽这个?小年轻不是应该抽抽万宝路黑冰爆珠什么的吗?"
  "那玩意没烟味儿,"胡显昭站起来,顺手拎起弓盒,"还是大前门浑重一点。"
  王杰犹豫了一下,叫住正准备离开的胡显昭:"上头要给你配个搭档了……现在就你没搭档。"
  "哦,"胡显昭挠了挠头,"知道了。"
  又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只是从一个人的守夜变成两个人而已。
           
        
  胡显昭抱着弓盒靠在墙上听着阿布跟自己介绍休假归来的田野,淡漠地伸出手:"你好。"
  "胡显昭是吧?"田野笑嘻嘻握住那只手,"还在休假的时候就听说过你啦。"
  "哦。"胡显昭看着他笑,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请多指教。"
  应该会很有趣的吧。胡显昭想。
                
          
  田野不喜欢烟味和酒味。
  这是胡显昭偶然得知的。因为他把带着些许酒气的王杰给丢出去吹风,王杰一边抖一边给胡显昭打电话:"昭皇!夭寿啦!你家那位把我丢出来啦!帮我带包烟回来我好冷弱小可怜又无助,但是想抽烟。"
  "行。"胡显昭答应下来,去便利店买烟的时候想想是自家那位把他赶出来的,不好意思买大前门就买了黄鹤楼。
  结果当他们俩蹲在基地门口抽完烟进门的时候田野把他俩一起赶出来吹风散散味。
  "你家这位好凶。"王杰委屈。
  "算了,"胡显昭叹气,"我宠着吧。"
  "不是,"王杰忽然想起来什么,"这么快就把他当成你家的了?我们认识这么久你也没说过一句'我家希望'啊。"
  "也行,"胡显昭想了一会儿,"听起来像我儿子或者我养的狗。"
  王杰扑上去就要打他。
                      
           
  "能……杀了他吗……?"
  有个声音在和他说话。
  胡显昭抿了抿唇:"怎么了?"
  "想吞噬他的灵魂……他的灵魂很有意思……想亲自刺穿他的血肉……"
  "……这样吗。"胡显昭沉默了一会儿,"你想要就给你吧。"
  其实他不关心。别人的是死是活与他无关。他本来就是头独狼,是个难与人合作的小怪物。
  所以他只能和他的弓相依为命。除了他手中的反曲弓,他什么也不相信。
  不是所有怪物都会屈服于猎弓与钢刀。也不是一切黑暗都会被光芒轻易驱散。
  当黑暗太深,光芒太淡时,光芒会被黑暗吞噬。*
         
       
  "我跟你说,"田野戳了两下他的肩膀,"少抽烟喝酒,对身体不好。"
  "行。"胡显昭答应了下来,"我这周六有个任务,晚点回来。"
  田野看了一眼数据板:"双人任务啊?搭档是谁啊?"
  "……"胡显昭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我自己去。"
  "不行,"田野拿数据板敲了一下他的头,"我跟你一起去。"
  胡显昭下意识想说"不用",可是他看着田野的脸却说不出来,最后出口的话语变成了:"行吧,我会保护好你的。"
  "嘁,"田野弯下腰直视着坐在沙发上的胡显昭,伸手戳了戳他心脏所在的那一块,"你就是个弟弟。"
  "我保护你还差不多。"
  眉眼弯弯,笑意晏晏,理所当然。
  田野好像真的像一束光,刺破了他身处的黑暗。
                 
           
  这是让他的弓吞噬田野灵魂的最好的机会,而胡显昭几乎就要做到了。
  几乎。
  如果不是田野救了他一命的话。
  胡显昭脚步踉跄地捡起田野丢过来的灯笼,被拽回了他身边。田野扶了他一把:"没事吧?"
  "还行。"胡显昭站稳了,张弓搭箭瞄准目标,"魂引之灯?"
  "对。"田野创造了一个幽魂监牢,"就是现在。"
  胡显昭松手了。
  一击毙命。
          
         
  回到灯塔交接完任务报告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等田野洗完澡回到房间正看见洗漱完的胡显昭开了罐百威坐在身侧刷数据板,田野倒了杯橙汁,抽出啤酒罐转而把橙汁塞给他:"小孩子少喝酒。"
  "灵魂是什么样的?"胡显昭在他进门的时候已经清空了数据板,抬起头问他。
  他已经查阅过了内部资料,知道了田野的能力传承自暗影岛的魂锁典狱长。
  可是田野本人就像圣光一样。
  "就是一团光啊。"田野坐在他旁边。
  胡显昭看着他,认真想了想:"我的灵魂是什么样的?"
  田野答不上来。因为他看不清胡显昭的灵魂,只看到了一团浓雾。
  "……很好看。"田野犹豫了一下回答他。
  胡显昭笑了笑忽然一伸手唤出弓抵在田野喉间将他压倒在床上:"你骗人。"
  "喂……"田野慌张地扶住他的肩,"我才救过你诶。"
  胡显昭松了手,田野委委屈屈揉着脖颈:"我没骗你……哪里有活人没灵魂啊……"
  "就算暂时丢掉了灵魂,也总会找回来的啊。"
  他想说找不回来了,可是他看着田野的小表情出口的话却变成了:"那你陪我找吗?"
  田野又嘟哝了句什么他没听清,胡显昭刚想问他,听见田野说了句"好"。
         
     
  很久以后胡显昭才知道对于看惯了灵魂习惯了收急灵魂的田野来说,陪一个人找回自己的灵魂意味着什么。
  是喜欢啊。
        
      
         
*:韦鲁斯的背景故事。

 

评论(8)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