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年

忙得飞起的大白飞机。復刻奶茶不加棉花糖。

  Faker认识夕阳两年多以后的夕阳已经不是中单冰封、夕阳了。
  也许偶尔。Faker会想起来那个曾经玩球女的中国中单吧。
  年纪不大,带着一副眼镜,笑意晏晏,眼里落满了细碎的好看的星光。
  再见面的时候温柔少年已经转为了上单变成了一个老队长啦。
  那点星光渐渐黯淡下去,最后变得漆黑一片,浓得化不开的夜。
  也许那个时候,就是夕阳真正落山的时候吧。

评论(6)

热度(14)